第一七四三章 骨塔之踪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第一七四三章 骨塔之踪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阴诡绝域。

千万年来,这片地域一直是古幽大陆的绝地之一,从古至今,这片地域凶名卓著。 到了这一纪元,世人对【阴诡绝域】更是畏惧,因为长久以来,关于这片地域的恐怖传闻一直在增加,但是,对于这片凶地的了解,却是一直扑朔迷离。

在大陆的各大绝域中,【阴诡绝域】是最令人畏惧的所在,这里生存的怪物多与鬼族有关联,甚至是更加诡异可怕的存在。

咚咚咚……【阴诡绝域】上空,黑压压的云层弥漫,其中传来诡异的鼓声,一道道音波荡开,将云层中的鬼魅都是震散。

依稀间,可以看到在黑色云层中,有一座巨塔的轮廓若隐若现,其鼓声就是从中传出,一股无形力量笼罩了那里,无法靠近。

“【阴诡骨塔】的轮廓更清晰了,难道真的会在不久之后现世……”“未必,这样的情况也有过几次,也可能到后来,这座骨塔的虚影会消散……”“数千年来,【阴诡骨塔】没有一次真正现踪,这一次或许会真正降临,要做好准备!”“你看……,骨塔外的头骨能够看见了,鼓声就是从头骨中传出,【阴诡骨塔】的虚影更清晰了,这一次有很大的可能降临……”四周,一道道身影伫立观望,关注那座巨塔的变化,对于【阴诡骨塔】都是充满了渴望。

对于巨无霸势力来说,彼此势力的资源都差不多,门下天才弟子的资质相差也仿佛,想要拉开距离,实是相当困难。

若是【阴诡骨塔】现世,能够登临塔上,经历一次蜕变,则各大势力的弟子之间,就会很快拉开差距。 因此,对于【阴诡骨塔】的降临,绝域各大巨无霸势力都很重视,不愿错过。

正在这时——黑云中的那座巨塔发生变化,一股奇异可怕的力量涌动,朝着四周蔓延,竟将黑色云层洞开,出现一个直径千里的空洞,无尽光华闪耀,那座巨塔更加清晰起来。

咚咚咚……鼓声越来越嘹亮,可以看到,巨塔外的每一层四个塔角,都悬着一枚骨铃,由神秘头骨打磨而成,无风自动,震荡出一圈圈可怕的音波。

“【阴诡骨塔】果然要降临了!”“太好了!照这样的速度推断,半年之内,这座神秘骨塔就会降临古幽大陆!”……周围,一道道身影惊呼,而后便有许多强者纵身飞掠,朝着远处而去,他们要返回宗门,汇报这里的重大变化。 ……同一时间。

冰焱峰,阵宗。

秦墨一行已是回归,将在荒龙始祖的秘境,还有始龙之地,以及之后爆发的战斗,一一告知奕铭风。 “依仗自身的血脉,也才能领悟贪狼祖阵之技的皮毛,也妄称是祖阵师世家?”奕铭风冷晒道。

对于祖阵师世家的威胁,奕铭风并不放在心上,甚至是很不屑,他对于阵道的领悟,已是达到高深莫测的境界,听了秦墨的讲述,就推断出党家的深浅。 有关远古时代的祖阵师世家,奕铭风身为绝代阵道大师,自是深入了解过,在参悟祖阵之技时,洞悉过祖阵师世家的传承之秘。 “所谓的祖阵师世家,之所以能够出现,乃是其第一代先祖将祖阵之技修至大圆满,并且,修为达到主宰境之上。

由此,诞生的后代中,就会形成一种血脉,很容易领悟祖阵之技,形成一种血脉传承……”奕铭风谈起祖阵师世家的传承之秘,这样的世家形成,与血脉家族有些相似,但是,条件则是更为苛刻。

要知道,祖阵之技参悟起来本就无比困难,一个时代的阵道师中,能够真正参悟的就是凤毛麟角,更不要说将之修至大圆满的程度。 领悟祖阵之技,不仅需要独特的天赋,也需要极佳的机缘,否则,只能是不得其门而入。

有些阵道师固然天资惊艳,就是缺乏相应的机缘,始终未曾领悟祖阵之技。

这是阵道造诣方面,在武道修行方面,还要达至主宰之境,超脱在皇主境之上,这样的阵道师何其稀少?哪怕是远古时代,那时的地气无比浓郁,修炼圣地不在少数,一位主宰境的超级强者也是大陆巅峰中的巅峰存在。 唯有这样的阵道师,其后辈子孙繁衍,才可能形成祖阵师世家,在某种程度上,比之绝域的巨无霸势力还要可怕。

若是面对真正的祖阵师世家,奕铭风是会感到忌惮,因为在这样的世家中,必定有与之匹敌的阵道大宗师存在。

可是,类似党家这样的世家,在奕铭风看来,只能算是伪·祖阵师世家。

“这样的阵道世家,虽然子孙能够相对容易的领悟祖阵之技,但是,其形成的血脉是不完全的,其先祖也必定不是那样恐怖的祖阵大宗师。 这样世家中出来的阵道师,固然阵道造诣远胜一般的阵道师,但是,却是难以登临阵道巅峰,因为体内的血脉限制……”奕铭风摇头,说出他的见解,却是一针见血,让秦墨等非常信服。

“不错。

”金童点头赞同,“相反,这样的阵道世家天才,想要真正将祖阵之技修炼至大成,比其他阵道天才更加困难,这也是战血家族的缺陷所在。

”秦墨点头,感同身受,他的斗战圣体开启也是如此,每一层的开启都是徘徊在生死线上。

并且,受限于祖阵意志,他现在也不敢开启斗战圣体的第八,第九层,其他战血世家也应该是一样的情况。

“这样的阵道世家不足为惧,若是真敢来犯,我会让他们领略到惨痛的教训。 ”奕铭风淡淡说着,其身周两种阵纹盘旋,麒麟阵纹,大梦孔雀翎阵纹同时浮现,绕体而行,隐隐间可以看到麒麟、大梦孔雀的虚影。

这是两种祖阵之技,都要迈向大成的征兆!见状,在场众强者都是惊呆了,哪怕是金童、石铃见惯了古往今来的天骄,也是暗中摇头叹息,为奕铭风的阵道造诣所震撼。

一人修成两种祖阵之技,这是古来极罕有的事情,在远古时代都极其罕见,并且,在许多阵道师看来,这也未必是好事。

因为,兼修两种祖阵之技,固然是多了一种杀手锏,但是,分心他顾之下,却也难以达到真正的阵道巅峰。

现在,奕铭风却是做到了,两种祖阵之技都要接近大成,若是真正修至大成境界,其阵道造诣之高,真正是震古烁今,超越此前最杰出的古阵坛主了。 金童暗叹,奕铭风的修为并未达到极限,将来突破至主宰境,也未必没有可能。

若再将两种祖阵之技修至大圆满,或许在古幽大陆上,会出现一个真正的祖阵师世家,并且,还要超越远古时代的祖阵师世家。 “与这小子扯上关系的人,都在发生不可预估的变化,或许,我不但能恢复到巅峰时的力量,还可能更进一步。

”这样的念头在金童脑海中一闪而过。

“嘿嘿……,奕师就是奕师,徒儿以后若有麻烦,您可不能坐视不理哦!尤其是我族中那些老不死的,说不定就会找本狐大人麻烦的,师尊到时一定要帮我。

”银澄窜上前,一脸谄媚,疯狂奉承,那殷情劲实是肉麻。 “你这小狐狸,现在也是气候已成,还需为师出手相助吗?”奕铭风笑骂,却是很高兴,对狐狸的态度很和蔼。

他的这些弟子,无论是关门弟子,还是记名弟子,都是天赋出众,如今的成就都是不凡。 让他很是骄傲。

尤其是银澄,更是继承了他的衣钵,也使得奕铭风对这弟子最是喜爱,现在能听到徒弟这般依赖的话语,哪怕是一时奉承,奕铭风也是相当开心的。

旁边,秦墨、胡三爷则是挑了挑眉头,不动声色,依他们对这狐狸的理解,总觉得这狐狸会这样说,背后恐怕是没那么简单。

“难道说这狐狸,当初在狐族犯了不可饶恕的重罪,得罪了极恐怖的强者,到时要奕师出手相助?”秦墨产生这样的怀疑。 胡三爷也是相似的猜测,不做痕迹的点头。 这时,奕铭风则是看过来,目光落在秦墨身上,大殿中的气氛顿时凝滞,泛着一股子冷肃。 “来了。

”秦墨心中一紧,立时低头,很是乖巧,一副聆听教诲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