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增长优先”为“就业优先”

变“增长优先”为“就业优先”

【社会语言学论文】 [摘要]在未来5年到10年,如果我们还按现在“增长优先”的模式,一方面社会在发展,产生了一批富有人群,另一方面不断增加的巨大失业人口包括农村剩余劳动力处于社会贫困地位,收入差距急剧拉大,可能对经济和社会造成巨大压力和挑战.从政治层面上看,失业的大量增加会使社会不稳定,导致社会风险的产生。 从经济层面上看,收入两极分化以及大规模贫困人口的存在使社会购买力处于很低的水平,内需长期低迷.强大的生产能力只能靠出口来支撑.但世界市场对中国出口产品的吸纳也是有限.因此,高增长低就业的发展模式是不可持续的。 大学生就业难成为今年最热门的话题之一,“下岗”已经随着国有企业改革被我们听了好几年,背着被子扛着箱包的农民仍在如潮水般涌向城市。 在经济高速增长下,就业问题越来越困绕着贫富分化日益严重的中国经济。

从去年底以来,中央和国务院频频发布有关就业和关注弱势群体的文件法规,表明高层对此更为重视。 怎样让大多数人享受到改革的成果,怎样保证我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长期关注中国经济改革、并参与其中的亚洲开发银行驻华首席经济学家汤敏博士将“就业”提到了“经济发展最重要指标”的高度。

曾在四年前力主高校扩大招生的他认为,应该改变过去主要以gdp的增长来衡量我国经济进步的思路,代之以“就业优先”的战略,以新创就业数量当作衡量地方官员政绩最重要的指标之一。 同时,国家应从政策上积极支持中小企业发展,以改善我国日益严重的就业问题。 未来中国最大的风险在就业《21世纪》:您为什么要提倡“就业优先”理论?汤敏:中国未来5到10年发展的主要矛盾或者说最大风险是什么?很多人说,是金融问题可能导致的金融危机。

我个人以为,中国近期发生金融危机的可能性不大。

一是因为中国现在的金融问题主要是国内问题,大部分发展中国家发生金融危机都是与其外债和资本市场的过度,过早开放有关的,特别与外债,不管是国家外债还是企业外债的高企有着直接关系。 而相对外债来说,对内债政府是可以控制的,在必要的时候,政府可以通过加税,甚至通过通货膨胀来减少赤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