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 上车的乘客请注意

    唐骏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他打开车门,坐在主驾驶位上,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没想到我这么快又开始干自己的老本行了。

”  “为谁开车都是开车,况且我从来不会强迫你做不喜欢的事情,大家是同事关系,你也不必拘谨。 ”陈歌将沉重的背包放在最后一排座椅上:“今晚天气不错,雨下的很大,正适合我们外出。

”  “那我们今晚准备去哪里?”唐骏对陈歌还是有点害怕,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荔湾镇,就走你最熟悉的那条路。

”  “真要过去?”唐骏在听到的荔湾镇三个字的时候,心里就已经出现了不好的预感:“大哥,那个地方真的很危险。 我不是怀疑你的实力,我只是觉得咱们没必要去招惹他们。

”  “我可不是去招惹他们的。 ”唐骏刚松了口气,就听见陈歌的下一句话:“我准备把荔湾镇从内到外清洗一遍,救出该救的人,弄清楚该清楚的事。 ”  见陈歌这么说,唐骏也不敢开口了,这没办法交流。   “你现在跑还来得及,我们等到晚上十一点再出发。

”104路公交车线路很长,连接着九江东郊和西郊,晚上十一点出发,就算不出意外,等开到荔湾镇肯定也是凌晨以后了。

  “我怎么可能会跑,你太小看我了。

”唐骏不自然的抖动小腿,双手紧紧抓着方向盘。   雨越下越大,104路公交车外面是一片漆黑。   晚上十一点钟,一辆破旧的公交车开出新世纪乐园,缓缓消失在雨幕当中。

  “你平时都这么开车的吗?”  “是啊。

”  “那你有没有被交警拦住过?”  “暂时还没,影子在车上动了手脚,你可以把这辆车理解为专门给死人和绝望者服务的灵车。 ”  唐骏认真回答着陈歌的问题,104路灵车也越开越远,很快抵达了第一个站点。   大雨中的站台显得有些模糊,那里一个人都没有,可是唐骏仍旧选择打开车门,在站台旁边停留三分钟。

  “如果站台没有人,就在那里停留三分钟,说不定会等到特殊的乘客,这些都是影子告诉我的。

”  雨水落入车内,陈歌坐在倒数第二排默默注视着一切。   这座城市里流传着很多关于公交车的怪谈,但谁也没想到有一天这个怪谈会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不过这也暗合了怪谈协会的宗旨——当我走在黑夜之中,我就是这座城市最恐怖的怪谈。

  三分钟一过,唐骏便再次上路。   走走停停,一直到开出西郊之后,陈歌终于看见前面的一个站台上有人在等车。   “晚上十一点多还在站台等车,这一位的身份肯定不简单。 ”  车辆停稳,司机没有说一句话,当车门打开后,站台里那人踉踉跄跄的爬上车。   他穿着一身廉价西服,身上带着一股浓重的酒味,脸颊通红,说话也不利索,衣服、裤子全都被淋湿了。

  “刷、刷卡……”他拿出自己的钱包,对着公交车某个地方蹭了几下,因为一直听不到公交卡刷卡成功的声音,他有些急躁。

  “你好好坐那里休息吧,车票我替你给了。 ”陈歌搀扶起快要侧躺在地的醉汉,借机用阴瞳扫视了一下,这名乘客应该不是自己要等的“人”:“好好休息吧,别乱动。 ”  “多谢啊,我这人一直很倒霉,但今天可算是转运了,谈成了一单大生意,还正好赶上末班车,最后还遇上了你这个好心人,谢谢啊!”醉汉大着舌头,坐在了公交车第三排,一个人占了两个座位。   “你运气是挺不错的。 ”  陈歌看向唐骏,唐骏很快明白陈歌的意思,摇了摇头,他也不确定这个乘客是不是陈歌“需要”的特殊乘客。

  “老哥,你要去哪里啊?等到站了,我叫你下车。 ”  “不用管我,你忙你的!我家在终点站,车停稳了,我就该下车了。

”醉汉说完就躺倒在椅子上。

  “终点站?你要去荔湾镇?”陈歌仔细打量男人,还是没有看出什么问题。

  104路灵车在雨幕中穿行,进入东郊之后,周围明显感觉荒凉了许多,几乎看不见人和其他车辆。   又往前开了几站路,在经过一个小站时,陈歌看见站台上摆放着一双红色高跟鞋。

  没有人,只有一双鞋子摆在站台唯一没有被雨水淋湿的地方。

  陈歌朝主驾驶位看了一眼,唐骏也什么都不知道,只是盯着方向盘。

  无人上车,停留了三分钟后,车门关闭。   就在陈歌准备通过车窗看看那高跟鞋还在不在时,主驾驶位的唐骏突然笑了一下。

  顺着声音看去,陈歌发现一双红色高跟鞋摆在驾驶座后面的那个座椅下面。   血红色的鞋子并排摆在一起,感觉就像是一个人坐在司机身后一样。

  “她什么时候上来的?”  看不见人,只有一双鞋子,陈歌往前走了几步,通过后视镜和唐骏眼神交流。

  他只看到后视镜里,唐骏在努力保持笑容,实际上感觉都快要哭出来了。   “你这服务态度还挺好,保持微笑。

”陈歌就好像没有看到那双高跟鞋一样,回到自己座位坐下,将旅行包拉锁拉开,逗起了生气的白猫。

  钻出袋子,白猫似乎有些不习惯车内的气氛,它转了一圈后,又十分老实的回到了陈歌身边。   “出来玩,要开心点。

”  看到白猫的反应,陈歌心里已经明白了很多事情,他将另一个装有复读机的背包放在自己手边。

  车内一片死寂,除了陈歌无人开口说话,这辆在雨夜中穿行的公交车,就像是一副埋葬活人的棺椁。

  雨势还在变大,公交车刚开到下一站,陈歌看见站台上有一个穿着黑色雨衣的人快步离开。

  那人原本在站台上走来走去,似乎等的很着急,可是当车辆真正进站之后,他却第一时间离开了,就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这个人是不是认出我了?”陈歌看着那雨衣男的体型,隐隐觉得眼熟,他立刻示意唐骏,开车追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