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时代,阅读无用吗?

网络时代,阅读无用吗?

      2019年4月23日,是世界图书日(WORLDBOOKDAY),也称为世界图书和版权日,是由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UNESCO)组织的年度活动,旨在促进阅读,出版和版权。 世界图书日于1995年4月23日首次庆祝,然后沿用至今。

  最初的想法是瓦伦西亚作家维森特·克拉维尔·安德烈斯(VicenteClavelAndrés)作为纪念作者米格尔·德·塞万提斯(MigueldeCervantes)的方式,首先是10月7日,他的出生日期,然后是4月23日,他的死亡日期。 1995年,教科文组织决定于4月23日庆祝世界图书和版权日,因为日期也是威廉莎士比亚和印加加西拉索德拉维加死亡的周年纪念日,以及其他几个人的生日或死亡日。

(有一个历史巧合,莎士比亚和塞万提斯在同一天死亡-1616年4月23日-但不是在同一天,当时西班牙使用格里高利历,英格兰使用儒略历;莎士比亚实际上在塞万提斯10天后去世格里高利历5月3日去世。

)  历史上,书籍从一种贵族的奢侈品,逐渐的平民化,从而极大的推动了人类文明的传承和交流,可以说没有书籍,多数的文化都还是口口相传的原始文化,更加谈不上交流和融合。

所以,古人很多的文化交流都是以书籍交流为载体的,不管是唐玄奘西天取经,还是鉴真和尚东渡,都是以书籍为交流的工具。   但是在互联网盛行的今天,很多人基本上已经不再看书,取而代之的是看网络文字,网络视频,甚至是短视频,而这种趋势还在继续,网络时代,阅读真的无用了吗?  对比一下传统的书籍阅读方式和互联网模式下的阅读,我们可以看到诸多的不同。   第一,阅读工具多样化,由各种纸质的书籍延伸到电子设备的电脑、手机、平板、电纸书阅览器等  第二,阅读方式便携化,从以纸质的书籍为单一主体,扩展到电子书,有声书,图像书等多种便携的形式  第三,阅读成本低廉化,从必须购买书籍,或是图书馆借阅书籍,但现在铺天盖地的免费书籍,低价的在线阅读等低廉的方式  第四,阅读分享大众化,从前的阅读大多是小众群体间的交流,受时间地点限制明显,但手机,电脑等阅读工具的出现不仅是方便了阅读,而且让读书交流无关地域和文化,读书分享成为一个大众化的趋势。   第五,阅读数量海量化,纸质书时代由于经济投入限制和和时间地点限制,普通人阅读量较少,但电子阅读时代,每个普通人的阅读量都大大增加。 很多人说阅读的大多是垃圾信息,知识也是碎片化知识,但是现代社会人们都比过去聪明得多,道理懂的多得多,头脑灵活得多,潜移默化中我们的大脑其实都在受新的信息传播方式和电子化阅读的影响。   当然,我们也会意识到很多的变化不是都有益于我们的,比如书籍的选择增多,但是明显的会有被引导的趋势,泛读很多,但是精读很少,读书娱乐化倾向很严重,等等,但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是,现代人在读书(广义的)上其实比古人只多不少,而且更多的体现在阅读的广泛性和多样性上,不过因为精读的缺失,而让人有读书很少的错觉。

  所以说网络时代,阅读无用吗?其实是个伪命题,阅读从来没有如此的丰富,而书籍的多样性和广泛性正在让越来越多的人开阔眼界,认识到不一样的文化和领域,体会到不一样的人生,我们应该保持乐观的情绪,人类还是会向好的方向发展,让我们继续开心的阅读吧。   (张老师人在加国公众号:canada-zh,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