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出自唐代诗人李白的《行路难·其一》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赏析  前四句写朋友出于对李白的深厚友情,出于对这样一位天才被弃置的惋惜,不惜金钱,设下盛宴为之饯行。

嗜酒见天真的李白,要是在平时,因为这美酒佳肴,再加上朋友的一片盛情,肯定是会一饮三百杯的。

然而,这一次他端起酒杯,却又把酒杯推开了;拿起筷子,却又把筷子撂下了。 他离开座席,拔下宝剑,举目四顾,心绪茫然。

停、投、拔、顾四个连续的动作,形象地显示了内心的苦闷抑郁,感情的激荡变化。   接着两句紧承心茫然,正面写行路难。

诗人用冰塞川、雪满山象征人生道路上的艰难险阻,具有比兴的意味。 一个怀有伟大政治抱负的人物,在受诏入京、有幸接近皇帝的时候,皇帝却不能任用,被赐金还山,变相撵出了长安,这正像是遇到了冰塞黄河、雪拥太行。 但是,李白并不是那种软弱的性格,从拔剑四顾开始,就表示着不甘消沉,而要继续追求。 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诗人在心境茫然之中,忽然想到两位开始在政治上并不顺利,而最后终于大有作为的人物:一位是吕尚,九十岁在磻溪钓鱼,得遇文王;一位是伊尹,在受商汤聘前曾梦见自己乘舟绕日月而过。 想到这两位历史人物的经历,又给诗人增加了信心。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吕尚、伊尹的遇合,固然增加了对未来的信心,但当他的思路回到眼前现实中来的时候,又再一次感到人生道路的艰难。 离筵上瞻望前程,只觉前路崎岖,歧途甚多,不知道他要走的路,究竟在哪里。 这是感情在尖锐复杂的矛盾中再一次回旋。 但是倔强而又自信的李白,决不愿在离筵上表现自己的气馁。 他那种积极用世的强烈要求,终于使他再次摆脱了歧路彷徨的苦闷,唱出了充满信心与展望的强音: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他相信尽管前路障碍重重,但仍将会有一天要像南朝宋时宗悫(que)所说的那样,乘长风破万里浪,挂上云帆,横渡沧海,到达理想的彼岸()。   这首诗一共十四句,八十二个字,在七言歌行中只能算是短篇,但它跳荡纵横,具有长篇的气势格局。

其重要的原因之一,就在于它百步九折地揭示了诗人感情的激荡起伏、复杂变化。 诗的一开头,金樽美酒,玉盘珍羞,让人感觉似乎是一个欢乐的宴会,但紧接着停杯投箸、拔剑四顾两个细节,就显示了感情波涛的强烈冲击。 中间四句,刚刚慨叹冰塞川、雪满山,又恍然神游千载之上,仿佛看到了吕尚、伊尹由微贱而忽然得到君主重用。

诗人心理上的失望与希望、抑郁与追求,急遽变化交替。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四句节奏短促、跳跃,完全是急切不安状态下的内心独白,逼肖地传达出进退失据而又要继续探索追求的复杂心理。 结尾二句,经过前面的反复回旋以后,境界顿开,唱出了高昂乐观的调子,相信他自己的理想抱负总有实现的一天。 通过这样层层迭迭的感情起伏变化,既充分显示了黑暗污浊的政治现实对诗人的宏大理想抱负的阻遏,反映了由此而引起的诗人内心的强烈苦闷、愤郁和不平,同时又突出表现了诗人的倔强、自信和他对理想的执着追求,展示了诗人力图从苦闷中挣脱出来的强大精神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