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意外,无法推测

  祁大将军也是今日才听说有六丹商陆这种东西,他很肯定,这件事背后,必定有人给女儿指点。

  而面对盛怒的祁大将军,怀宁公主都不太敢抬头,更不敢说实话。   其实,馥芳姐只是提醒她孤飞燕在靖王府正好可以栽赃嫁祸。

至于怎么栽赃嫁祸,全是她想出来的,馥芳姐只出面帮她收买药工而已。   “是,是御药房的简药师。

她给告诉馥芳姐药膳方子,还给馥芳姐推荐了六丹商陆。

六丹商陆这种药跟小人参长得一摸一样,功效也差不多,就是吃了手会发痒,半天就好,不会有大碍。 ”  听了这话,祁大将军和祁彧才都松了一口气,只要被掉包的药材不会伤到靖王殿下,那至少事情还没严重到无法收拾的地步,也还不至于牵连到祁家。   怀宁公主偷偷瞄了下祁大将军和祁彧,见他们没怀疑自己,她才又说,“馥芳姐收买了两个药工,一个是领发房的陈三元,另一个是配药房的李葛存。 馥芳姐跟他们说好了,让陈三元先供出孤飞燕,李葛存再给作证。

那个陈三元太不是东西了,收了馥芳姐那么多钱,居然还背叛馥芳姐!”  祁大将军认真问,“那个李葛存也被抓了?简药师呢?”  怀宁公主如实回答,“李葛存也被抓了,简药师跟这回的药膳领发没关系,没人会怀疑到她头上的!”  祁大将军双手背在身后,来来回回地踱步,琢磨着此事该怎么办。

  沉默了许久的祁彧终于忍不住拍了桌子,“姐姐这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一听这话,怀宁公主心虚地都不敢看他。 她忍不住担心,祁彧若知道这主意是她出的,会不会嫌弃她傻呢?会不会生她的气呢?  她越想就越害怕,越害怕就越坚定主意,无论如何她都不认罪,也不让馥芳姐认罪,不管用什么办法,她都要尽快将馥芳姐救出来!  这时候,祁大将军看了过来,认真说,“公主,您且回宫,同简药师打个招呼,让她管好嘴巴!其他的,交给末将便可。

末将和彧儿现在就去大理寺,得赶在姜大人审讯之前见馥芳一面,否则,馥芳招供了,那事情就……”  “不不不!  怀宁公主激动起来,“祁大将军,大理寺那姜大人仗着得到靖王殿下全权授权,还有我父皇准许的逮捕令,嚣张得很。 他未必会给你面子。

我亲自去,我,我……我带彧哥哥过去!我给馥芳姐作证,我就说这几天馥芳姐都跟我在一块,哪都没去,更没去御药房!”  怀宁公主犹豫了下,又补充道,“祁大将军,你放心。

要是没别的法子,我,我……我就说是那药工被孤飞燕收买的,要栽赃馥芳姐!反正,那药膳药包孤飞燕也经手过的!”  祁大将军还未摸清大理寺如今掌握的证据,他其实并不想贸然出面的。 他巴不得怀宁公主先去探路。 他朝祁彧使了个眼色,立马答应了,“这三更半夜的,真是麻烦公主了。

”  怀宁公主连忙表态,“彧哥哥的事……不不不,祁家的事就是我的事,祁大将军不必客气。

”  祁大将军在府上等消息,祁彧和怀宁公主出了门,紧急往大理寺方向赶。 而几乎是同时,夏小满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孤飞燕也,孤飞燕着实意外了一把!  她一直很肯定这件事就是谋害程亦飞那只老狐狸做的,万万没想到会半途杀出一个祁馥芳来!  就是南宫大人都未必能拿到那么多六丹商陆,祁馥芳怎么可能找得到?  孤飞燕意外之余,更多的是不安。 她隐隐有些担心,那老狐狸并非想谋害靖王,而是想栽赃祁家!  老狐狸一直以来的目标,都是祁程两军呀!在程家军那失了手,他竟然把目标转移到了祁家!  这只老狐狸到底什么人?好奸险呀!  在没有充分证据的情况下,孤飞燕不敢做太多的推测,只想尽快了解到详细情况。   她没有犹豫,硬是拉上夏小满,直奔大理寺。   有夏小满带路,孤飞燕很快就见到姜大人。

她迫不及待地询问,“姜大人,是哪一个药工供出祁馥芳的?确定换掉的药材是六丹商陆?”  姜大人似乎有些犹豫,他沉默了片刻,只回答,“是领发房的药工,名叫陈三元?”  “陈三元!”  孤飞燕的神色就复杂起来,急急问,“姜大人,这陈三元手上可有什么物证?或者,他有人证吗?”  姜大人却不想再透露,不为别的,只因为他并不完全信任孤飞燕。   他听说过孤飞燕那些流言蜚语,对孤飞燕的人品其实一直是持怀疑态度的。 再者,他在靖王府的时候就很疑惑,南宫大药师验了四遍都没验出六丹商陆来,孤飞燕区区一个小药女,如何能验出那么珍稀的药材呢?  他也不知道靖王殿下对孤飞燕是什么态度,他当时是想当着靖王殿下的面询问清楚的。 无奈被靖王殿下催去御药房抓人,就给耽搁了。   今夜若不是夏小满带孤飞燕来,他断断是不会跟孤飞燕透露半句的。   姜大人犹豫了片刻,认真说,“此案还有诸多疑点,姜某还有些疑点想请教满公公。 不知满公公可否借一步说话?”  岂料,这话刚说完,怀宁公主和祁彧竟突然出现在大门口,众人皆惊,夏小满也没往下说了。

  衙卫根本拦不住,也不敢拦,怀宁公主和祁彧直接闯了进来。   姜大人知道怀宁公主会来,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更没想到鲜少跟怀宁公主公开走在一起的祁彧也会一同过来。

他连忙上前行礼,“下官拜见怀宁公主,拜见少将军。 ”  怀宁公主和祁彧理都没理睬姜大人,两人一进门注意力就全在孤飞燕身上了。

他们没想到这么晚了,孤飞燕会也在这里,一时间都把祁馥芳给抛脑后了。   再次见面,祁彧对孤飞燕不仅是不屑,还多了厌恶。

  而怀宁公主的目光那叫一个痛恨。 连续两回让孤飞燕跑了,她已经非常不甘心了。

这一回还因为孤飞燕惹上这么大的祸,她恨不得用眼神杀了孤飞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