谏成帝营陵寝疏刘向原文

谏成帝营陵寝疏刘向原文

刘向《谏成帝营陵寝疏》原文和【原文】臣闻贤圣之君,博观终始,穷极事情,而是非分明。

孝文皇帝居霸陵,顾谓群臣曰:嗟乎!以北石为椁,岂可动哉!张释之进曰:使其中有可欲,虽锢南山犹有隙;使其中无可欲,虽无石椁,又何戚焉?夫死者无终极,而国家有废兴,故释之之言,为无穷计也。

孝文寤焉,遂薄葬,不起山坟。

《易》曰:古之葬者,厚衣之以薪,藏之中野,不封不树,后世圣人易之以棺椁。 棺椁之作,自黄帝始。 黄帝葬于桥山,尧葬济阴,丘陇皆小,葬具甚微。 文、武、周公葬于毕,秦穆公葬于雍橐泉宫祈年馆下,皆无丘陇之处。

此圣帝明王、贤君智士远览独虑无穷之计也。

逮至吴王阖闾,违礼厚葬。

十有余年,越人发之。 秦始皇帝葬于骊山之阿,下锢三泉,上崇山坟,其高五十余丈,周回五里有余,水银为江海,黄金为凫雁。 天下苦其役而反之,骊山之作未成,而周章百万之师至其下矣。 项籍燔其宫室营宇,往者咸见发掘。 其后牧儿亡羊,羊入其凿,牧者持火照求羊,失火烧其藏椁。 自古至今,葬未有盛如始皇者也,数年之间,外被项籍之灾,内离牧竖之祸,岂不哀哉!是故德弥厚者葬弥薄,知愈深者葬愈微。

无德寡知,其葬愈厚,丘陇弥高,宫庙甚丽,发掘必速。

由是观之,明暗之效,葬之吉凶,昭然可见矣。 陛下即位,躬亲节俭,始营初陵,其制约小,天下莫不称贤明。 及徙昌陵,增埤为高,积土为山,发民坟墓,积以万数,营起邑居,期日迫卒,功费大万百余。 死者恨于下,生者愁于上,怨气感动阴阳,因之以饥馑,物故流离以十万数,臣甚愍焉。 陛下慈仁笃美甚厚,聪明疏达盖世,宜弘汉家之德,崇刘氏之美,光昭五帝三王,而顾与暴秦乱君竞为奢侈,比方丘陇,违贤知之心,亡万世之安,臣窃为陛下羞之。 孝文皇帝去坟薄葬,以俭安神,可以为则;秦始皇增山厚藏,以侈生害,足以为戒。 初陵之模,宜从公卿大臣之议,以息众庶。 (选自《·楚元王传》,有删改)【】我听说贤圣的君主,广泛观察结局和开始,透彻地了解事理,而做到是非分明。 孝文皇帝站在霸陵上,回头对君臣说:啊呀!用北山石做椁,哪里能动摇它!张释之进言道:如果里面有值得的东西,即使坚固如南山仍然有缝可钻;如果里面没有值得要的,即使没有石椁,又有什么忧伤的?死是没有终极的,但国家有兴亡,所以释之的话,是为无穷的后事打算。 孝文感悟,便薄葬,不建山坟。 来源栏目:本文链接:转载分享本站内容,请保留文章来源信息和原文链接!1喜欢此文的还喜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