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承诺,一定办到

  这个陈三元,会是细作吗?  是他换掉小人参的吗?还是,下手脚的另有其人,他也不知情?  孤飞燕一时间也无法判断,她犹豫了,她该怎么办?是当场就揭穿,还是先不动声色?  陈三元等着,看着。 孤飞燕并没有多余的时间犹豫,她果断地决定先不打草惊蛇,先装傻!  她一直不知道该如何提醒靖王殿下小心真凶,如今有了证据,一切都好办了!程亦飞不能公开那份药方,只能暗查,可他一个将军要暗查宫廷里的人岂那么容易?至于那个臭冰块,他都好久没出现了,天知道他还想不想查了?她想,靖王殿下要查吴公公,是最轻而易举的,而且会比那个臭冰块还有手段!  孤飞燕故意认真看了一眼,才点了点头,“嗯,是小人参,没错。 ”  陈三元继续下一味药材,孤飞燕依旧保持这十二分警惕,不敢有分毫含糊。

而接下来的所有药材,都没有问题。

  验完了药,孤飞燕带上药膳药包立马离开,火速赶回靖王府要找靖王殿下。 然而,君九辰才刚刚抵达天武皇帝的寝宫,永明宫。

  天武帝并没有穿龙袍,只穿着明黄的底衣,半躺在榻上。

  他五十出头的年纪,双鬓已白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病了的缘故,他看上去比实际年纪要苍老很多。

可即便如此,他那双平静的眼睛,仍旧散发出不怒自威,令人敬畏的霸气与威厉来。   君九辰在外屋同太医聊了几句才走进来,躬身行礼,“儿臣给父皇请安。

”  天武皇帝看君九辰的眼神格外的温和,他笑着问,“辰儿,大慈寺的神明什么时候管得那么宽了?还能给你安排药女了?”  君九辰表情亦比平素温和很多,只是他并没有笑。

他回答说,“她到儿臣府上,是神明最好的安排。

在儿臣揪出幕后那只狐狸之前,祁程两家绝不能动干戈。

”  “听说这丫头前不久才从药奴晋升为药女,她能有这么大的本事,在御药房这么多年怕是被埋没了。 ”  天武皇帝感慨着,君九辰却没有发表评价。 关于程亦飞那张假药方,还有吴公公那查出来的药方密函,他都如实禀告天武皇帝,只是过程并没有细说。

  “三个月?你打算放多长的线?”  天武皇帝一边问,一边拍了拍床缘,示意君九辰坐过去。

若是换成其他皇子,必是趋之若鹜,可君九辰却没有过去,而是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严格上说,这是忤逆皇命。 然而,天武皇帝像是习惯了,他眼底闪过丝丝无奈,悄无声息地将手收回被褥种。 对于这个儿子,他既是期盼的,也是愧疚的。 这个儿子回来这么多年了,就跟他和太子亲近,可惜,再亲近终究还是有间隙。   君九辰淡淡地回答,“真凶下一个目标可能是儿臣,目前看来,这条线长不了。 ”  正聊着,天武皇帝突然咳了起来,君九辰连忙上前,可天武皇帝还未咳两声,就咳出了一大口血,呼吸变得急促。   君九辰大惊,“太医!”  太医急急进来,给天武皇帝服了药丸,紧急施针。 君九辰站在一旁看着,眉目冷峻,表情复杂。 父皇的病情他心里头是没底的。

  好一会儿,天武皇帝的呼吸才平稳下来。 太医胆怯地提醒,“皇上,您得休息了。 ”  “父皇,您先休息吧。

儿臣改日再来问安。

”  君九辰不敢久待,父皇的病情其实非常严重,只是对外一直还隐瞒着。

他并不确定父皇是否可以熬过今年。   “辰儿,父皇自己的身子自己最清楚。

你坐下,父皇有话问你。

”  天武皇帝一挥手,太医就识相地退下了,其他仆奴也全都退下。 君九辰沉默着,没走。   天武皇帝又一次拍了拍身旁的位子,示意君九辰坐。

君九辰眼底闪过一抹复杂,倒也没有犹豫,坐下了。   “辰儿,父皇若是去了,当年你答应你皇叔的事,还算数吗?”  这话一出,君九辰的眼神就变得更加复杂,甚至是深沉。

他无声无息按住了手腕上那条佛珠。   许久,他才起身来,低声,“父皇,无论是承诺您的,还是承诺大皇叔的,儿臣都会办到。 父皇还是安心养病吧。

”  直到离开永明宫,君九辰的手还是一直按在那条奇楠沉香佛珠上。

一路回府,他都眉头都是紧锁的,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君九辰回到府里,已是晚上,他还未到寝殿就远远地看到了孤飞燕。 孤飞燕坐在寝殿门前的台阶上,仰头望着星空,像是在看星星,又像是在等人。   君九辰戛然止步,往天上看了一眼,只见今夜无月,漫天星辰。 他没有走过去,就站在墙角,静默地看着孤飞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旁突然传来夏小满的声音,“殿下,您回来啦!”  孤飞燕大喜,立马起身来,看了一圈都没见着人,“殿下回来了?在哪呢?”  夏小满从另一头走过来,还未出声,就挨了君九辰一记冷眼,他吓得不敢说话,一头雾水。 君九辰大步走过去,孤飞燕一见着他,立马箭步过来,“殿下,奴婢有事要禀,大事!”  君九辰刚回,都还不知道今天她进宫领药膳的事,“何事?”  孤飞燕压低了声音,认真说,“殿下,奴婢今日入宫取药膳,发现药膳有毒。

此事十分蹊跷,奴婢不敢声张,擅做主张先将药膳带回来了。 ”  “药膳?”  君九辰七分意外,三分怀疑。

  他知道这阵子真凶必会动手,只是,没想到真凶会这么快,这么草率!  在药膳里动手脚是最不明智的做法,既容易被验出问题,同时也是最容易被查出涉案的细作的。

真凶已经在程亦飞那失了手,必有防备,就算狗急跳墙,也不至于如此草率。

  此事,似有蹊跷。

  君九辰认真问,“到底怎么回事?”  孤飞燕连忙将药包展开,将事情经过详细说明,“殿下,小人参虽名贵,却也算常见。

六丹商陆却不是易得之物,三十年都未必能遇见一株!就算御药房采购药材出了错,也不至于三株六丹商陆全在殿下的药方里。 这分明是有人故意为之,蓄意谋害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