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3章 卡在身体里的门

    “你往哪看呢?”刻着人脸的粗大步足刺向陈歌,停在了他眼珠前面,男孩似乎很讨厌这样被人看着。   “不好意思,我有点失态了。

”陈歌收回自己的目光,不再盯着男孩肚子和蜘蛛躯体连接的地方。

  如果白龙洞隧道的“门”真在孩子身上,对方一定不会告诉陈歌,要是不再,继续纠结下去也没有意义,所以陈歌很果断的结束了这个话题:“你不愿意说,那就换一个好了。 ”  陈歌变得郑重起来:“这是我的最后一个问题,事关我们所有人的安全,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在这个问题上有所隐瞒。

”  “你问吧。 ”男孩收回恐怖狰狞的前足。   “最近几天的后半夜,你有没有看见一道影子进入白龙洞隧道?”  提到影子两个字,男孩表情立刻出现了变化:“你是因为他来的?”  “看来你知道些什么。

”陈歌有些兴奋,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对影子比较了解的人。

  隧道里温度骤然降低,呼啸的冷风从隧道更深处涌出,小孩和隧道女鬼都没有说话。   他们沉默了许久,最后那孩子从墙壁上跳下,几根步足支撑着身体,让他居高临下俯视陈歌。   这怪物的体型很大,此时它的这种站姿带给了陈歌一种很强的压迫感。   “回去吧,知道的越多,你就越会深陷恐惧当中。 ”男孩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轻轻颤抖了一下。   “你在害怕?”  “没有!”小孩情绪突然变得激动,步足扬起扫向陈歌胸口。

  双手护在胸前,那步足之上无数张人脸呼啸着涌出,但在最后时刻停了下来。

  “我们拥有共同的敌人,我可以帮你,从任何一个方面都行。 ”陈歌看着近在咫尺的步足,慢慢放下自己的手臂,男孩如果想要伤害他,刚才他已经被击飞了。

  过了许久,男孩的身体慢慢放低,他平视陈歌:“那家伙是个疯子,他不是第一次来白龙洞隧道了。 ”  “他以前还来过?是在几年前吗?”陈歌想起了自己上次在白龙洞隧道里看到的诡异场景,年幼的自己被人害死。

  “你知道我和母亲为什么会一直躲在隧道里,不踏出这地方半步吗?”男孩眼底的不安一闪而过。   “难道就是因为影子?他想要伤害你们?”  “谁知道呢?那个家伙每年都会过来一次,一次比一次强,我只能借助自己的能力阻拦他。

”男孩没有从陈歌身上感受到威胁,只是隐隐觉得眼前这人的影子,让他很不舒服:“我讨厌影子。 ”  “我最近也见过影子几次,仅仅只过了一个星期,他就又变强了,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  或许是陈歌透露出的信息让男孩有些不安,这孩子和自己母亲用眼神交流过后,冲着陈歌说道:“我可以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你,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  “没问题。

”陈歌根本不问是什么事,一口答应下来,他的爽快让男孩都有些不适应。   “我要你把这根蛛丝绑在自己脖子上。 ”男孩身体下方的步足向四周伸开,在蜘蛛身躯和男孩身体相连接的地方裂开了一条细缝。

  浓重刺鼻的血腥味从中飘出,鲜血顺着他的身体滴落,随着裂缝扩大,男孩的表情也变得狰狞吓人。

  他把手伸进裂缝,看着就好像一个人将手伸进了自己肚子里一样。   “告诉我,你的选择吧。 ”男孩的手慢慢伸出,从裂缝里取出了数根血红色的蛛丝,他们相互粘黏在一起,在孩子的拉扯下,慢慢变成一条细长的红色绳子。

  看着那条还在滴落鲜血的声音,陈歌眼中没有一丝畏惧,他的回答依旧只有三个字:“没问题。

”  向前迈步,走到男孩身前,陈歌动作干脆利落,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他这么果断,反倒让男孩起了疑心,认真打量起陈歌,他觉得眼前这个看似和善的人,内心深处可能是个充满自我毁灭欲望的魔鬼。

  靠近男孩,陈歌终于有机会近距离观看男孩身上的裂痕。   鲜血,类似血丝的蛛丝,浓重到让人窒息的血腥味,以上这些特征全部和“血门”吻合。

  双手接过蛛丝,陈歌朝着的男孩微微一笑,他内心疯狂呼喊张雅的名字,想让张雅看看这蛛丝会不会对他造成生命危险,可惜张雅没有给他任何回应。

  蛛丝慢慢接近脖颈,陈歌不再迟疑,就在他快要把蛛丝勒到自己脖子上的时候,旁边的隧道女鬼站了出来,伸手将蛛丝推到一边。

  也许是陈歌上一次进来给隧道女鬼留下的印象很好,所以这次隧道女鬼出手帮了他。   “你真的就一点不害怕吗?”男孩满含怨毒的眼中出现了一丝疑惑,他转过身:“跟我来吧,关于影子,我知道很多东西,也许我们可以合作一次。 ”  陈歌一开始还不明白男孩为什么会改变主意,他跟着那孩子继续往前走,头顶上好像有东西蹭过了他的头发,抬头看去时,陈歌眼皮轻轻跳动了一下。

  在隧道中心位置,漆黑的隧道顶部,挂满了“尸体”。

  它们脖颈全部被蛛丝缠绕,仿佛上吊一般,双脚垂落,  “被蛛丝缠上,你就只有死路一条。 我不知道母亲为何会阻拦,不过她尊重她的选择。 ”男孩的心被怒火和仇恨扭曲,他在这世界上唯一在乎的只有自己母亲。

  男孩爬上墙壁,这片“尸林”就是他平时休息的地方:“很早以前,我就见过影子,当时他还没有这么强,只是个比我大一点的孩子。

”  “我不知道他来自什么地方,也不知道是怎么出现的,我只知道他一直在寻找各种各样的孩子,好像是要把这些孩子喂给一个叫做冥胎的东西。

”  “他告诉我说,他需要在荔湾镇修建一扇门,我起初不明白门是什么意思,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说的门就是这东西。

”男孩挪动身体,血液流出,他的上半身和巨大的蜘蛛躯体之间裂开了一个口子,能明显看到有一大块凹陷了下去:“我有一扇变形的门,这扇门就卡在我身体里,是我当初被大火烧灼时,一点点推开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