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7章 医院里为什么都是白色?

    把驾照放回原位,我在轿车遮阳板的袋子里又发现了一些打印好的“宣传单”。

  “顾彤彤?”我看了一眼才发现,这所谓的宣传单其实是寻人启事,上面印着一个可爱女婴的照片。

  “婴儿不可能走失,发现孩子丢了以后正常人的第一反应是报警才对,为什么要印寻人启事自己去找?难道这个女婴不是他们亲生的?还是说这个女婴的存在不能曝光?”疑点慢慢出现,我又在轿车方向盘左边的储物口里翻到了几张照片和商演合同。

  “车池莉?这女人还是个明星?”我很少看电视,对于娱乐圈并不怎么了解,只是隐隐觉得这个女人眼熟,另外车姓很少见,所以才有点印象。

  “有点意思了,婴儿丢了不报警,接到勒索电话后自己驾车到荒郊野外交易?这其中绝对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回想阴间秀场的可选任务,救助一个无辜者奖励十积分,任务奖励和杀死一位秀场主播相同,但是仔细想想无辜者这个称呼要如何来定义?什么样的人才能算是无辜者?  每个人身上都有肮脏的地方,如果真要严格来说,医院里唯一的无辜者应该只有那个女婴。   “她叫做顾彤彤。

”我将车内所有东西放回原位,离开轿车,一点点搜查周边的痕迹,为了找到线索,我掏出手机照明,这才看到女人离开留下的鞋印。   顺着鞋印追查,所有痕迹最终消失在了一片小树林里。   “这个女人没有进入医院?鞋印很乱,她是受到惊吓后跑着离开的,然后消失在了树林里,她在车里看到了什么?”周围没有血迹和碎肉,女人应该还活着,只是她逃跑的方向让我有些不理解。   “她先是离开了轿车,接着往远离江沪癌研医院的方向跑。 ”正常来说如果一个坐在车内的人看到车窗外有恐怖的东西,第一反应是启动汽车,开车逃走。

  女人的反常举动隐隐告诉了我一点,她看到的那个很恐怖的东西,有可能直接出现在了车里面。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的通,为什么她会弃车而逃。   “男人离开的时候我留意过,车窗全都是合上的,车内也没有第三者存在,看来问题出现在我离开的这一段时间里。

”我追踪男人走出上百米,算起来不过三分钟的时间。   “普通人应该没有能力在不破坏车窗、车门的情况下进入车内,难道说女人看到了脏东西?”嘴里念出脏东西三个字,我自己都打了个冷颤,不是我胆小,实在是这个环境太过诡异,十分考验胆量。   “直播刚开始就撞鬼,这节奏有点快啊!”我压下心中不安,记住这三个人的名字,原路返回。   马上十二点,为了完成直播任务,我必须要进入到医院当中,不能再推迟了。   “逢林莫入的道理都不懂,这个女人估计凶多吉少了。 ”我回到木梯那里,翻过围墙,正式进入医院内部。

  “杀死一个秀场主播奖励十积分,我如果不想暴露,最好给自己编一个身份。

”想到这我不禁苦笑了一声:“大半夜跑到这鬼地方来,什么身份都站不住脚,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  为了维持直播间的人气,我并没有取下胸针,只是将其固定在了一个不显眼的地方,我随手就能够将其摘下来。   江沪癌研医院很大,一共有三栋主楼,不过每栋楼都被楼廊连接,就算不走正门,也可以在三栋建筑之间来回移动,而且路线不止一条。

  这对于实力处于劣势的我来说,倒算是一个好消息。   不过仔细想想也对,如果地形不复杂,猎杀也就毫无“乐趣”可言了。

  院墙内外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外面虽然杂草丛生,但至少还能听见虫鸣和蝙蝠飞动的声音,而医院内却静的吓人,似乎连虫子都不愿意在这里停留。

  水泥路面经过十几年风吹日晒早已崩裂,缝隙之中野草顽强长出,偶尔还能在草.茎之间找到一些医院内部的注.射.器、液体药袋等难以降解的东西。

  “这医院死气沉沉,连呼吸都觉得压抑。

”我是鬼修,如果处在阴气煞穴当中,并不会觉得不适,可我在这医院里却感觉浑身不舒服,就好像一条鱼被放进了正在加热的温水里一样。   “或许是因为这地方死气太过浓郁了吧。 ”  医院虽然头顶着“救死扶伤”的璀璨光环,但常人最讨厌的地方就是这里,老一辈人从医院回来都要反复洗手,有些地方还有习俗,大病住院回到家后,要洗两次澡,喝一小杯供桌上的白酒。   普通医院尚且如此,更不要说病患死亡率最高的癌研医院。   “当初这所医院为何要搬迁?原因会是什么?”我串联着秀场考官曾给我的提示:“医院里为什么全都是白色?”  “这个白色是指颜色,还是指一个人,或者一种东西?”我摇了摇头,想不出答案,运用判眼在黑暗中前行。   长时间处于黑暗当中,人的视觉会变得十分敏锐,往往能捕捉到微弱的光亮变化。

  “顾北只是普通人,他进入医院里如果不借助手机照明,将寸步难行,可是我现在找不到任何光亮,这家伙跑到哪去了?”  我慢慢接近医院大楼,要在这种环境下找到顾北的鞋印很难,而我又没有时间挨个楼查看,这医院实在是太大了,在外围走上一圈估计都要半个小时。

  “地形复杂,能约在这种地方交易,绑匪也不是一般人。

”既然跟丢了顾北,绑架案这条线基本上就算是断了,不过能提前知道医院里有这几个人的存在,对我来说也有好处。   “顾北应该不是秀场主播……”  我走到了水泥路尽头,来到最近的门诊大楼,正门上的玻璃已经破碎,看起来十分凄惨,就好像遭受过战争的摧残一般。   地上散落着玻璃渣子,无人打扫,树叶、泥污满地都是。   “门口没有鞋印,顾北估计没进这栋楼。

”我向内张望,门诊楼内一片漆黑,看着就让人心生寒意。

  “鬼怪不可怕,就怕其他主播提前埋伏在里面,已经布下绝杀的陷阱。 ”我是凌晨十二点才正式进入医院的,在所有主播当中,肯定是最晚的一个。   “秀场考官给我的那个提示很重要,应该跟医院有关,必须要早点弄明白,只要掌握了其中关键,今夜我才能反败为胜。

”提示跟医院有关,要想弄清楚其中含义,只有进入医院内部才行。   从破碎的正门进入门诊楼,医院内部墙壁、天花板,甚至包括地板砖全都是白色的。

  “墙壁和腐烂的天花板都刷了一层白色涂料,地上铺着白色瓷砖,这一切还真跟秀场考官说的一样。

”我伸手在墙壁上扣了扣,涂料分为几层,有的崩裂,有的起了干皮,但让我好奇的是,涂料里面的墙壁也是白色的,就好像是外面的涂料渗入其中一样。   “反复刷了好几层涂料,是为了掩盖什么东西吗?”我不可能刮开每一寸墙皮查看,摇了摇头,擦去手上残留的涂料,朝大楼内走去。   “秀场主播一共就那么几个,我总不可能倒霉的直接遇到吧?要抓紧时间找到线索才行,畏首畏尾只会降低自己生还的概率。 ”没走出几步远,我双耳就捕捉到了一种奇特的声响,咕嘟咕嘟,仿佛气泡从水底涌出的声音。   “这个声音我在直播开始前的电话里听到过,难道这也是秀场考官给我的提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