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请自重第三百二十五章 旧事重提

仙子请自重第三百二十五章 旧事重提

  “他为了和少主睡觉,居然自己把自己打晕了,以便睡得快。

”  “你是沙雕吗,和少主睡觉是这样睡法的?”  “我就是沙雕啊,你可真是个憨憨。 ”  “我就是沙雕啊,你可真是个憨憨。 ”  “……老子身为一个杠精,居然死于沙雕和复读石之手。

”  “嘤嘤嘤,男人和女人睡觉是怎么睡的啊?难道不是一起躺着吗?”  “放屁,少主是趴着的。 ”  “反正我们鸽子不是躺的。

你们这群无性妖怪就更不懂了,蠢如沙雕……”  “谁又叫我?”  门外熙熙攘攘的吵闹,秦弈躺在里间,外面的话语有一句没一句地飘来,秦弈迷迷糊糊梦见自己正在书友群里扯淡。

  群里有女装群主,沙雕作者,复读网友,还有试图发色图被塞了口球的憨憨。

  其实秦弈很想看色图,结果被沙雕管理撤回了,一晃而过看不见,好可惜……咦不对,现在哪有什么色图看啊,不都是真刀实枪了吗……  秦弈睁开眼睛,却看见衣袂一扬,夜翎正站在床边刚刚披好了衣裳。   “……”秦弈惊恐:“你、你干了什么?”  夜翎转头,更加惊恐:“你、你什么时候醒的?看见了什么!”  兄妹俩大眼瞪小眼地看了半天,秦弈小心翼翼地问:“你为什么会在我床边穿衣服?趁我睡着做了什么……”  “这是我的床!”夜翎叉腰:“我在我自己房间里换衣服不行的吗?谁知道你醒得这么快!”  秦弈愣了一下,这才有心思感受这铺小床……  小到了他腿伸直就会把脚踝伸出床外的地步……  看来是夜翎把自己放在她床上休息,可自己明明晕着为什么会看见一晃而过的色图?  流苏在识海里冷冷道:“你是个开启了灵魂修行的成熟修士了……不要以为眼睛一闭就算数。 ”  秦弈:“!!!”  此时夜翎却又软了下来,结结巴巴道:“哥哥一定要看,就、直接跟我说嘛……我考虑考虑说不定也不是不行……干什么偷偷摸摸的……”  “谁要看你个豆芽菜!”秦弈一蹦而起,感应了一下体内的妖狐血,却发现已经解除。

他吁了口气,问道:“我才睡了一会儿吗?”  “是啊,才刚刚给你喂了药,我才转身换了衣服你就醒了。 ”  秦弈打量着夜翎的衣服,有些惊艳感。   夜翎以前是从来没“品位”可言的,跟李青麟混的时候是个王府婢女的装束,只是多了个黑色翅膀伪装披风,导致看起来要比一般婢女酷很多。

后来几次见面,也是很普通的战斗劲装,还是黑色的,反正没啥美感。

  此番却是一袭公主裙,颜色依然是黑与紫的主色调,却从那种土不拉几的材质和外观变得高档起来,有点点蛇鳞,荧光微闪,神秘如星夜。

于是有了一种暗色的诡秘和高贵,羽翼一张,眼神一凝,那气质便立刻天翻地覆,从一条蠢萌怂蛇变成了……妖城少主。   秦弈在打量,夜翎结结巴巴:“看、看什么啦……”  得,诡秘和高贵全崩了。

  秦弈揉揉肿胀的脑袋:“没,看你这么穿很漂亮……”  夜翎有些赧然:“真的吗?”  秦弈道:“你怎么忽然开始打扮起来了?”  “这是我的战衣啊,有很多用处的。 ”夜翎道:“然后师父说,我日常在妖城出没,最好都这么穿,说是有威严。

”  “衣服是有威严,可惜人傻了点。

”  “才不傻!”  “所以你这是因为师父在疗伤,你要出去做少主?”  “差不多啦……”夜翎挠头:“其实妖城没什么要管的,师父有一套从人类那里搬来的制度,自己运转得很好,我们只要拿大主意就行了。

最大的用处还是镇场子多些,让下面的人不敢乱来。 ”  “制度都是探子收集而来?”秦弈奇道:“那胖老鼠卖个酒也能整理出人类制度来?”  “那就不知道了。 ”夜翎忽然跳了起来:“哎呀,那胖老鼠你熟悉对不对?”  “对啊怎么了?”  “他被抓起来了。

”夜翎拉着秦弈飞奔出去:“这次师父清洗两国余孽,发现原来嚣国暗中和人类有些来往,上次南离之灭或许与此有关。 然后这两天大家在彻查所有和人类有交往的,寒门首当其冲……”  秦弈有些无语地跟着夜翎飞奔到了刑场,就看见寒门被捆成一团吊了起来,下面是个油锅,正在烧。 有一只小狐狸在寒门身后举着火,慢慢凑近吊着他的绳子。   “说不说?”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你之前驻扎的镇子离南离很近,你自己也和南离有往来,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南离出事的时候我都在龙渊城卖酒了啊。

”  “那也是渎职,大王让你观察人类动静,这么大的事你居然不知。

”  寒门耷拉着脑袋,这倒是确实有些渎职,不好洗。

他负责的人间情报并不是秦弈所见的那么简单,实际上是有控制很多小老鼠在外面,收集各方情报的,他是总负责人。

  但南离之事是真的诡异,隐蔽且突然,他布置在各地的小老鼠确实一点消息都没收到过。 不管怎么说,这个失职洗不了。   寒门抽抽鼻子,无奈道:“这虽是有些失职,对我们妖城也没损失,不至于要把我下油锅吧。

”  “那不一定哦,大王说了,要看她亲亲男人对这事多重视……”  寒门破口大骂:“秦弈你妹,我要是被炸了做鬼也不放过你!”  秦弈终于和夜翎从角落转了出来,憋着笑道:“人家小狐狸明显在吓你。 ”  “你也被捆在油锅上面吓一吓试试啊!”寒门气道:“你以为是好玩的啊?”  秦弈便道:“放他下来吧,他自己的肥油都快熬出来了。

”  小狐狸嘻嘻一笑,把寒门丢到秦弈面前,又道:“油锅是吓,但失职也该罚。 大王之意,若他能彻查此事,将功补过,不但不罚还有赏。 ”  秦弈解了寒门的绳子,慢慢道:“这事……慢慢查吧,并不急。

”  寒门跳了起来:“你们看看,当事人都这么说了,你们倒是王后不急宫女急!”  小狐狸们扑哧一笑,都脸红红地看秦弈,目光里颇有些玩味。

  秦弈涨红老脸,转身就走:“把这胖子丢锅里去。 ”  “喂喂喂,别啊。 ”寒门追了上来,拍胸保证:“这件事不是没有线索,嚣国还有遗老在,我保证把这事问个底朝天,给你个交代!”  秦弈叹了口气:“那就多谢了。 ”  他知道寒门哪会给他什么交代,寒门想给的是程程交代……  这事其实和程程关系不大,统一都统一完了,之前嚣国和人类有什么牵扯与她何干?南离灭不灭国又跟她有什么关系?  程程之所以要彻查,无非是为了他秦弈,知道他对这事必然很重视。   秦弈心中有些感触。

  他对此事其实……不算重视。 他心中甚至对南离灭国的事松了口气,所以明明知道此事有些疑点未解,嚣王为什么知道惊龙佩,这就是一个始终卡在心中的疑虑,可他却不愿去多考虑。

  说不定将来青君想查,那时候再陪青君查便是了。   想不到程程心中倒更重视,只因为南离与他秦弈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