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三号桥火葬场

    呼呼的冷风灌入车内,感觉就像是一直蒙在脸上的保鲜膜被撕掉,终于能畅快呼吸。

  破开迷障后,车内众人看我的眼神立马不同。

  “感情咱车上还有个道士,兄弟你懂的不少啊?”王春富见风使舵,仿佛忘了之前跟我的不愉快,捧着张虚伪的笑脸凑过来。   我没有搭理他,拍了拍司机肩膀:“擦擦汗,赶紧开车。 ”  坐回座位,依依转过身觉得不可思议:“你是怎么做到的?”  她问出了车上绝大多数人的心声,一个个都竖着耳朵准备偷听。

  “是你妈妈教我的,一切都是她的功劳。 ”把符纸来源推给一个不存在的人,这是我拿出符纸之前就计划好的。   “妈妈?她还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当然有啊。 ”我摸着依依的头,编了个善意的谎言:“她说只要你听话,很快就能见到她了。

”  “叮咚!断望楼到了,请带好您的随身物品,从后门下车,下车请走好。

”  到站了,我查询14路线路图,断望楼下一站就是三号桥火葬场,今夜的直播任务马上就能够完成。   “下车,别担心你哥了,咱能保住一条命就算不错了。

”王春富安慰建业,两人要在这一站下车,袁峰也蠢蠢欲动想要离开诡异的14路公交车。

  “喂,不想死的话就跟我一起坐到终点站。 ”我站起身冷冷的看着众人:“我只提醒你们一次,做人要有始有终。 ”  我刚才使用引路符破开迷障的样子已经印在他们心中,此时我一开口,几人变得犹豫。

  坦白讲,我根本不关心这几个人的死活,只是为了完成阴间秀场的可选任务——每多活一人奖励一积分。   “不走了,不走了,我们听你的。

”  三分钟过去仍没人下车,司机关了车门,准备驶向最后一站。

  我心中也松了口气,好不容易救了这群混蛋,如果他们最后再下车作死,那我真是白费功夫了。   “车辆起步,请坐稳扶好,欢迎您乘坐14路无人售票车,上车请备好零钱,投币一元,上车的旅客请往后门移动,下一站三号桥火葬场。

”  扭头看向窗外,现在大约是凌晨三点种,也就是夜色最深的时刻。   “马上就要到站了,但距离天亮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这不像是阴间秀场的风格。 ”总觉得有些不踏实,我忽然想起青土观道士给的那张黄纸,悄悄打开,里面虽然只有短短一行字,但却让我脊背发凉。

  松开依依的手,我掏出一根烟叼在嘴上,拿出火机,但无论如何都点不着火。

  “叔叔,用我帮你吗?”  看着依依单纯明亮的眼神,我默默摇头,黄纸上的信息告诉我,之前我的全部推理很可能都是错的。

  道路愈发难行,破旧的汽车上下颠簸,两边的土地荒芜,一户人家都看不到。

  黑夜里,只有青黄色的车灯照亮前路,好似摆渡在黄泉之上的一条小船。

  大约十几分钟后,一排排建筑出现,复古的青瓦,淡红色的院墙,那就是三号桥火葬场。   道路中间出现越来越多的纸钱,晚风一吹,白茫茫一片,再往里好像是垃圾堆的地方,被各种灵偶纸马残骸塞满,一张张色彩鲜艳的夸张面孔在风中抖动着。   我打了个寒颤,变得更加沉默。

  “叮咚!三号桥火葬场到了,请带好您的随身物品,从后门下车,下车请走好。 ”  广播声刚一响,车内所有人都从座位上站起,就好像是提前商量好的一样。

  “下车吧。 ”该来的总会来到,我拍着胸口,等手落下时,那张茅山七罡符已经藏在掌心。

  三号桥火葬场的大门正对车站,当我离开14路公交,双脚踩在地上时,阴间秀场的短信如约而至。

  “叮!”  “直播任务:午夜凌晨抵达密云公馆,乘坐14路公交车并活着到达终点站完成。

”  “现开始评分……”  “完成直播任务获得一分;直播观看人数峰值超过1000人,奖励三分;直播期间获得礼物总额超过1000冥币,奖励两分;来自阴间的委托没有完成,扣除一分。 ”  “可选任务:保护车上乘客完成,额外奖励两分。 ”  “统计完毕,本次直播共获得七积分。

”  看到阴间秀场的短信,我脸色变得更差,并不是因为这次直播积分少的可怜,而是因为那个可选任务。   我清楚记得,可选任务上说的非常明确——保护车上乘客,每多活一人,奖励一积分。

  可现在呢?加上司机在内共有八人到达终点站,却只奖励给我两分!  这说明他们八个当中有六个都不是人!  “成功抵达三号桥火葬场,未完成来自阴间的委托,触发强制任务——存活到天亮!”正如我料想的那样,最糟糕的情况出现了。

  “司机、袁峰、王春富、建业、张蓉、依依、病号服,还有那个坐在车尾的诡异小女孩,他们八个里面谁才是人?而谁又是鬼呢?”  我取出青土观道士给的黄纸,又看了眼上面的字。

  “是依依吗?”  “你在看什么?”袁峰见我久久伫立,眼珠子一转走到我面前。   “我干什么需要向你汇报吗?”在车上的时候我上网查过他的底细,新闻中只说了他下落不明,至于是生是死没人知道。   “别吵,咱们几个也算是生死与共了,没必要伤了和气。

”王春富勉强一笑,声音哆哆嗦嗦,公交车停到火葬场门口,任谁都会感到害怕。

  高跟鞋丢了一只的张蓉也走下车,像个偷东西的小贼般左顾右盼,确定红衣厉鬼没有跟来才跑到几个男人身后。   “滚一边去,要不是被你害的,我们也不会这么狼狈。

”  “对不起,对不起,求求你们让我跟你们一起吧。

”她声泪俱下,苦苦哀求。

  袁峰看见张蓉就是一脚踢过去:“丧门星,滚开。 ”  几人对张蓉态度都很差,唯有我沉默不语,张蓉以为我同情她,捂着碰烂的胳膊跑过来抱住我双腿:“你是警察,你救救我,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做什么都行?”我双眼轻眯:“那你能告诉我,你究竟是人还是鬼吗?”  张蓉因为我突如其来的问题愣了许久,她锤着自己脑袋:“头疼……”  掰开她的手,我站在几人中间,但却感觉孤零零的,“八名乘客里居然只有两个活人,开什么玩笑?”  “现在去哪?我们要在这鬼地方等到天亮吗?”王春富明显是在征求我的意见。

  “哪也不去。

”我朝依依招手,然后寻找起另一个小女孩的身影,我有预感,她们才是今晚的关键。   “诸位,三分钟已过,咱们该上车了。

”司机从窗户探出头,他那张脸上似乎有永远都擦不完的汗。

  “走?都到终点站了还要去哪?”  “准备返程,大家动作快点,每个站点最长不能停留五分钟!”司机的话让大家心慌,“你们该不会准备在火葬场呆一晚上吧?这地方连他们自己的工作人员都不敢在晚上停留的!”  确实深夜留在火葬场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但停在不远处的14路汽车似乎更加诡异。   “你一直在强调不能停留超过五分钟,今天我倒要看看超过五分钟会发生什么?”袁峰冷冷一笑,打定主意跟我站在一起。   “你们几个呢?”  “我们家在上一站断望楼,要不……”  “都给我安静!”牵着依依的手,我从公交车后面走来:“咱们之中少了一个人,难道你们没有发现吗?”  找了一圈我都没有找到一直坐在车尾的小女孩,似乎14路汽车刚到三号桥火葬场她就消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