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双宝:总裁大人,请温柔

一胎双宝:总裁大人,请温柔

都市小说第889章像是要把她揉进自己骨子里第889章像是要把她揉进自己骨子里【】同类推荐:、、、、、、、、、、额角猛地传来一阵疼痛,阮白用手摸了一下额头,S漉漉的,有鲜红Se的YT沁出,竟然是流血了。

Δ』..co可是,这时候她根本无暇顾及自己的伤口。

眼看着李妮即将被带走,阮白整个人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正当她不知所措的时候,慕少凌和宋北玺高大的身影,映入她的眼帘。 “少凌——”阮白急切的喊出声,慕少凌听到阮白的呼唤,本来和宋北玺议事的他暂停,犀利的目光搜寻Q子的身影。 当他看到阮白额头在流血,男人那双浅黑Se如同琉璃一样深邃的眸,倏然盈满了滔天怒气。 他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阮白面前,将她抱到了自己怀里,声音有一种雷霆般的震怒:“谁G的?!”阮白在见到慕少凌的刹那,所有的委屈便汹涌而出,N白的手,指气急的指着宋北野:“少凌,宋北野欺负李妮,他还要强行将李妮带走……”慕少凌锐利的眸S向宋北野,冷Y的唇角,抿起不悦的弧度:“是宋北野将你弄伤的?”阮白贴在他的怀里,牙齿死死的咬着嘴唇,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那双夹杂着恨意和怒意的双瞳,像是毒针一样,死死的盯着宋北野。

慕少凌顿时了然,温润的神情突变,俊眸更像是冰渣子一样冷寒:“北玺,看来令弟真需要得到一个血淋淋的教训了。 如果你不方便,我不介意替你管教!”宋北玺挡在宋北野的面前。 他双手cha兜,望着李妮被弟弟强制X的抗在肩头,眼眸逐渐转变为深邃的暗红Se。

尽管他不言不语,但是那强大的气场,却让人退避三舍,就连向来无法无天的宋北野,在他的面前都有些唯诺。

“哥,我不是故意伤害她的,谁让阮白她乱管闲事儿……李妮这臭丫头一而再再而三的忤逆我,甚至,她那次还差点把我送进监狱,我要让这nv人知道我宋北野可不是好惹的,我要她为她的所作所为,付出沉重的代价!哥,我的事儿你少管!”李妮原本还在宋北野的肩头挣扎,甚至将他的肩头咬出血来,但是看到宋北玺和宋北野兄弟对峙的刹那,她突然就变得安静了下来。

她目光迷离且讽刺,倒是很想知道,宋北玺面对这一幕,该做出怎样的选择。

宋北玺比宋北野足足高出一头。

他走近这个唯一的弟弟,俯视他,声音听不出喜怒:“老二,你也老大不小了,在场子里闹出这样的笑话,不觉得丢人?马上把人给我放下!”宋北野当然不甘心,他气急败坏的叫嚷道:“哥,我不,你不知道这个nv人她有多嚣张,她……”“我说,放下!”宋北玺浓黑眉mao下是一双狭长美丽的眼睛,深邃又妖娆,但是他发怒的时候,那双眼睛会微微上挑,变得邪恶,让人遍T发寒。 周围围满了看好戏的宾客,大家都屏息望着这莫名的一幕。 宋家两兄弟竟然为了一个nv人在对峙哎,这是多么劲爆的新闻啊,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那个nv人虽然身材貌似不错,但是面容却看起来其貌不扬,简直普通的很……这俩兄弟的口味真是独特。 宋北野被宋北玺的暴呵吓了一跳,他很不想放过手里的“猎物”,但碍于大哥的威严,只能将李妮重重的扔到了地上:“哼,今儿算你好运气,不然,小爷绝对饶不了你!”说完,他带着来时的一众美人,气势汹汹的离开了。

离开前,他甚至还扔给李妮一个危险的眼神,对她做了一个“杀无赦”的动作。 随着宋北野的离开,看好戏的人群逐渐疏散了去。 “妮妮……”阮白担忧的想上前看看李妮,却被慕少凌强制X的抱走了。

阮白歉意的对李妮笑笑,刚到李妮回了她一记苍白的微笑,无声的表示自己无事,阮白这才稍微放心的跟随慕少凌离开。

李妮刚刚舒缓了一口气,宋北玺修长的手,却遏住她的下颌,迫使她仰头看着他。 他的眼神高高在上,她的眸子倔强不屈。 “你倒是本事不小,招惹我的同时,还招惹了北野。

”他似在不满,又似在鄙夷。 “放开我!”李妮想要挣扎,可是她全身J乎都失去了力气,身T仿佛也不在自己的掌控中。 宋北玺的手,却一路划过她清秀的脸蛋,脖颈:“你到底有什么诱人的资本。 你全身上下也只有身材,勉强还算合格,真不知道我那愚蠢的弟弟,究竟看上了你什么。 ”李妮忍耐的闭上眸子,不理会他的羞辱,更不屑于向他解释什么。

哈。 真是好笑。

她招惹宋北野那恶魔,这是她听到最无耻的笑话。 “怎么,无话可说了?”宋北玺捻起她的手,眉峰轻皱。

她的掌心不像是其他nv孩那样柔N,反倒是有一层厚厚的茧子,看样子像是常年做粗活,积累而成的一般。

李妮从来没有如此刻这般,讨厌宋北玺的视线,讨厌他不问青红皂白的揣测,更讨厌她像是商品一样,被他以各种打量的视线审视,估量。 那种目光让她觉得分外羞辱,尽管这种羞辱,她并非第一次面对,但现在面对他那打量商品物件的双眸,她就觉得浑身上下都在噼里啪啦的燃烧。 她真是受够了这种窝囊的生活。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她会摆脱这种傀儡般的,没有任何尊严的生活!……贵宾舱。

慕少凌冷着脸为阮白处理好额头的伤口,先是消了毒,又抹上了清凉的Y膏。 动作有些粗鲁,有种故意让她疼的嫌疑。

阮白望着男人黑觑的面容,不由有些心虚的扯了扯他的衣袖:“少凌,你不要这样,我又不是让自己故意受伤的,这都是事出意外,下次肯定不会这样了啊。 ”慕少凌原本不想理她。 但看到阮白可怜兮兮的娇俏模样,又看到她受伤的额头,心里头最终还是一软,不由分说的将她一把搂紧了怀里,嗅着她温暖的气息,像是要把她给揉进自己的骨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