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活在噩梦中的怪物

  陈哥的计划其实很简单,利用鬼怪之间特殊的联系,重新走一遍刚才的路。   和上次不同,这次他决定让白秋林来代替他。   他想看看,当鬼怪被蒙上双眼的时候,会不会出现和自己刚才一样的情况。

  刚被呼唤出来的白秋林还没弄明白陈哥的意思,就被自己老板用衣袖蒙住了眼睛。

  “什么都不要想,放空心灵,然后往前走。

”陈歌和许音站在距离白秋林三、四米远的地方,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如果出现危险,他俩也可以及时救援。   不知道自己老板要干什么,但是在白秋林心中,自己老板永远是对的,所以他没有过问原因,就按照陈歌所说的去做了。   沿着隧道一直往前走了很久,可是白秋林并没有遇见刚才陈歌遇到的事情。   一直到取下遮眼的衣袖,白秋林仍旧满脸困惑,完全搞不懂自己老板要做什么。

  “鬼怪蒙上双眼没有用,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鬼怪大多是人死后的执念形成,他们和活人最大的区别在于,他们没有肉体,只有灵魂。   “我之所以会遇到那样的情况,难道是因为在这隧道里睁开双眼,是活人看到的世界,蒙上双眼就变为灵魂在前行。 ”  一般人就算遇到这样的情况,也不会往这方面想,但陈歌不同,在某些方面他拥有极为丰富的经历,他的思维逻辑方式,和普通人完全不同,在很多时候,甚至会站在鬼怪的立场上,去考虑问题。

  “不能百分百肯定,这应该只是一种可能。 不过这个实验也间接证明了一件事,只有我蒙上双眼后,才会遇到那些怪事。 ”想要让鬼怪代替,借此找寻出路的方法行不通,陈哥又回到了原点。   “看来还要我自己出马,不过有员工们在身边保护,这次会安全许多。 ”陈哥带着鬼怪回到出租车那里,交代了老周和白秋林几句,然后蒙上双眼,手扶墙壁,第三次朝隧道更深处走去。   黑暗将陈歌吞没,不过这一次他知道身边有员工陪同,所以并不是太担心。

  朝着正前方足足走了10分钟,陈歌停下了脚步。

  预想中的岔路口并没有出现,隧道只有一条,直来直去,看不见尽头。

  “为什么这次我也失败了?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对比第1次和第3次尝试,仅有的区别在于,第1次陈歌是一个人,而第3次他是在所有鬼怪员工的陪同下进行。

  “难道还有人数限制?不对,可能是员工的出现,导致某个本该来接近我的东西没敢过来。 ”司机消失的时候曾说过,当时陈哥左侧脸颊那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现在想来,隧道里之所以会出现变故,可能就和那个东西有关。   “这司机说话说一半就消失,恐怕也是那东西搞的鬼。 ”陈哥望着漆黑的隧道,有些拿不定主意,将员工带在身边,那个鬼东西不敢出现,可收起员工的话,自己的安全又得不到保证。   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陈歌本想确定一下距离任务截止时间还有多久,可是却意外的发现,手机上的时间正在倒着走,就仿佛那不是时钟,而是倒计时一般。

  “手机为什么会出故障?时间为什么会倒着走?我进入这隧道至少已经有半个小时了,可这时间怎么还是我刚进入隧道的时间。

”  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陈哥背靠墙壁,凝眉沉思。   “没有谁可以玩弄时间,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他已经很久没有产生过这种急躁的情绪,鬼怪员工在这种情况下,无法提供给他任何帮助。   没有办法离开隧道,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别说去完成试炼任务,现在陈歌连怎么脱困都不知道。

  他望着漆黑的隧道,表情慢慢变得凝重:“上次我一个人过来时也没出现这些情况。

”  仔细回想上一次的任务经历,片刻后,陈歌做出了一个决定。   他将所有鬼怪收入背包当中,原本拥挤的隧道,瞬间变得冷清。

一片漆黑当中,只有两道身影相对站立。   “回去吧,剩下的交给我就行了。 ”轻轻拍打许音的肩膀,陈歌关掉了复读机。   他将所有东西收拾好,站直了身体,目光平视隧道深处,脸上没有一丝畏惧。

  “黑色手机所有任务都很公平,没有付出,就得不到回报,风险和收益是成正比的。 ”  “我已经很久没有去冒过险了,差不多都快忘记了刚获得黑色手机时的那种感觉,在危险的悬崖边跳舞,走在钢丝之上,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 ”陈哥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放下了所有顾虑,他对着空气自言自语:“现在只有我一个人了。

”  他将整理好的背包,随手扔在出租车上。 就和上次做噩梦级别日常任务时一样,手无寸铁,没有携带任何鬼屋员工,独自一人,朝着最深的黑暗中走去。

  “我倒要看看,闭上眼后,这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面容坚毅,陈歌仿佛故意挑衅一般,目光中充满了不屑。   他拿起司机的衣袖,在蒙上眼的最后一瞬间,朝自己身后看了看,心底默默念起了张雅的名字。

  没有回应,自己的影子也和平时一模一样。

  陈歌坚毅的面容出现少许变化,不过他并没有退缩。   再一次用衣袖蒙住双眼,这次他没有任何人陪伴,就像当初做噩梦任务时那样。

  扶着墙壁慢慢向前,大概只走出了几米远,陈歌耳边就传来了沙沙的声音,仿佛有无数只蜈蚣在墙壁上爬动。

  “一旦睁眼,所有努力都会前功尽弃,这次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我都不会睁开眼睛的。 ”  陈歌这么做的底气,来源于影子当中的张雅,她不会眼睁睁看着陈歌受伤。

  “来吧,让我看看你这隧道里到底有什么。

”  陈歌没有任何迟疑,从沙沙的声音中穿过。

  他在以自身为诱饵,等待隧道里的“大鱼”咬钩。   耳边似乎有人在吹气,体温不断下降,而这些全都无法阻拦陈歌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