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入凡间的小天使——写给满14岁的女儿 感受器结构的本质

落入凡间的小天使——写给满14岁的女儿 感受器结构的本质

  每次用背带背着你上街,你就如同刘姥姥进大观圆,滴溜溜的转着眼睛忙不更迭的看这个奇妙的世界。

有次在湾畔百货收银台处,你吸引了一位三十岁左右女人的注意,她不遗余力的惊奇的喜欢上你,妈妈的胸前背带兜着你回家,女人一路上与我搭讪跟到我们租住的家里。 毫无介备之心的妈妈,听这个女人如痴如醉的诉说,她说多想有我这样一个可爱的女儿,和她所爱的男人一起。

女人的眼神里写满了渴求和羡慕,一个可爱的小天使被这个女人定意为一个美好的象征,初为人母的满足感,因为这个女人一路追随和诉说,凭添了一道华丽丽的无可替代的神彩。

落入凡间的小天使写给满14岁的女儿  在小学阶段你开始明事理的时候,一直不能释怀的事情是妈妈和爸爸在05的3月结束的婚姻关系。 那天是大年初八,郑州市一片湿冷的灰蒙蒙的天空中,农历新年的喜庆还未全部散去。

我和你爸爸从深圳到郑州下火车后到达爷爷的屋里,当时你已经先和爷爷妈妈在郑州呆了三个月左右了。

一岁多的你看到我们,笑眯眯的羞涩躲到奶奶的身后。 你感觉到了这是你即熟悉又陌生的亲人。

没过一个小时,你就开始又蹦又跳的叫爸爸妈妈了。 这与生俱来的血脉相连的呼喊。

让当妈的我心里五味杂陈,你根本不明白爸爸妈妈这次回郑州干什么?你就是欣喜见到了三个多月不见的爸爸妈妈。

孩子天真无辜的脸庞,容易满足的简单,就要被这些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大人们活生生的剥夺。 少不更事的我的小天使,还没有自已选择的权利,似乎也没有知晓的必要。

爸爸妈妈的确是性格出入较大的两个人,与其为了养育孩子的责任硬捆绑在一起,不如趁早各自寻找合适的生活。 婚姻路上无对错,唯有吾女关别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