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桑辑要·耕垦·耕地章节全文翻译赏析唐诗宋词

农桑辑要·耕垦·耕地章节全文翻译赏析唐诗宋词

  《齐平易近要术》:春耕寻手劳郎到反,古曰:“耰”,今曰“劳”。

《说文》曰:“耰,摩田器。 ”今人亦名“劳”曰“摩”。 秋耕待白背劳。

春既多风,若不寻劳,地必虚燥。 秋田踏实,湿劳令地硬。

谚曰:“耕而不劳,不如作暴。

”盖言泽难遇,喜天时故也。

桓宽《盐铁论》曰:“茂木之下无丰草,年夜块之间无美苗。

”踏,直辄反,田实也。 暴,音曝,耗也。

凡秋耕欲深,春夏欲浅;犂欲廉,劳欲再。 犂廉耕细,牛复不疲;再劳地熟,旱亦保泽也。 秋耕埯同埯青者为上。 比至冬月,青草新生者,其美与小豆同。

初耕欲深,转地不深,地不熟;转不浅,动生土也。

菅茅之地,宜纵牛羊践之;践则根浮。 七月耕之,则死。 非七月新生矣。

凡美田之法,绿豆为上;小豆、胡麻次之。

悉皆五、六月中冀美懿反;漫种也。

种;七月、八月,犂埯杀之,为春谷田,则亩收十石;一石年夜约今二斗七升;十石,今二石七斗有余也。

后《齐平易近要术》中“石”、“斗”仿此。 其美与蚕矢、熟粪同。   《氾胜之书》曰:凡耕之本,在于趣时、和土、务粪泽,早锄早获。 春冻解,地气始通,土一息争;夏至,天色始暑,阴气始盛,土复解;夏至后九十日昼夜分,六合气和;以此时耕田,一而当五,名曰“恩情”;皆得时功。 春,地气通,可耕坚固强地黑垆土,辄平摩其块以生草;草生,复耕之;天有细雨,复耕和之,勿令有块,以待时;所谓强土而弱之。 春候地气始通,土块散,陈根可拔。

此时二十日往后,和蔼去,即土冈。 以时耕,一而当四;和蔼去耕,四不妥一。 杏始华荣,辄耕轻土、弱土。 望杏花落,复耕;耕辄劳之。

草生,有雨泽,耕,重劳之。

土甚轻者,以牛羊践之,如此则土强;此谓弱土而强之也。   《杂说》:常人家营田,须量己力,宁可少好,不成多恶。

凡地有薄者,即须加粪粪之。 其“踏粪”法:秋收治田后,场上所有谷穰等,并须收贮一处。

逐日布牛脚下,三寸厚;古一尺,年夜约今一尺三寸有余。

后《齐平易近要术》“尺”、“寸”仿此。 每平明,收聚聚积之;还依前布之,经宿即堆聚。 至十二月、正月之间,即载粪粪地。   《种莳直说》:古农法,犁一棍六。 今人只知犁深为功,不知棍细为全功。 棍功不到,土粗不实。 下种后,虽见苗,立根在粗土,根土不相着,不耐旱;有悬死、虫咬、干死等诸病。

棍功到,土细又实,立根在细实土中;又碾过,根土相着,自耐旱,不生诸病。   《韩氏直说》:为农纲领,一则牛欺地,二则人欺苗。 牛欺地则所种不失踪那时;人欺苗,则省力易办;反是,则徒劳无益矣。 凡地,除种麦外,并宜秋耕。

先以铁齿概纵横概之,然后插犂细耕,随耕随捞。 至地年夜白背时,更橇两遍。 至来春地气透时,待日高复棍四五遍。

其地爽润,上有油土四指许;春虽无雨,时至便可下种。

秋耕之地,荒草白少,极省锄工。

如牛力不及,不能尽秋耕者,除种粟地外,其余黍、豆等地,春耕亦可。 简陋秋耕,宜早,春耕宜迟。 秋耕宜早者,乘天色未寒,将阳和之气。 掩在地中,其苗易荣。 过秋,天色严寒,有霜时,必待日高,方可耕地,恐掩冷气在内,令地薄,不收子粒。 春耕宜迟者,亦待春气和暖,日高时,依前耕耙。 『』『』『』相关翻译《齐平易近要术》:春季耕过的地,应随时摩劳郎到反,古时称“耰”,今称为“劳”。

《说文》将“耰”注释为“摩田的用具”,今人亦将“劳”称为“摩”。

秋季耕过的地,须待白背时劳摩。 春季多风…相关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