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3章 暴揍!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第773章 暴揍!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砰!祁羽身体倒飞出去,鲜血飞溅出来,随着他身形飞旋,形成了一圈圈螺旋血线,伴随着牙齿碎片四散飞溅。 %ん秦墨这一脚的力道,并未灌注任何真焰之力,仅是运足全身力气,踢出的一脚。 可是,斗战圣体的肉身之力太强了,别说是逆命境强者,就是天境强者与秦墨比拼肉身,也只有败北一途。 叮当!一支断臂落地,握着幽黑神剑的手掌依然在抽搐。

“啊”祁羽跌落在地,惨叫呼疼,他睚眦欲裂,难以想象身为天之骄子的自己,竟会败在一个小地方的乡巴佬手里。 嗖!秦墨踏着邪影剑步,身形明灭不定,如同在虚空中穿梭,一瞬间就欺近,根本不给祁羽喘息的机会,举剑就是斩来。

剑华一闪,如同雷霆般迅疾,直斩向祁羽的脑袋。

这是必杀一剑,秦墨神情冰冷,黑狂舞如瀑,此刻的他宛如一尊杀神,其凌厉剑气从天垂落,令整个西翎主城的人们感到颤抖。 祁羽右臂被斩断,失去了佩剑神兵,根本没有交战之力,只能凭借鬼魅身法闪避,想要第一时间脱离擂台。 然而,祁羽的身法战技固然奇快,秦墨的邪影剑步也丝毫不慢,甚至更快几分。

刷刷刷!秦墨挥出无数道剑痕,不断追击祁羽,每一剑皆是杀招,同时,他不时踹出阴脚,从极其刁钻的角度,踢向祁羽的要害部位。

刹那间,祁羽身上的衣袍尽碎,几近半裸,身上还有着数十个脚印。

终于,祁羽惨叫一声,终是无法躲闪,栽倒在地。

“你不是说对敌从不用第二招数吗?你的六玄天剑第三式呢?施展出来看看?你还有没有手来施展?”秦墨飞身上前,飞起双脚连踹,每一脚都是踹在祁羽的脸上,将他满口牙齿踹得粉碎,脑袋肿起如猪头。

“桡(饶)米(命)”祁羽从出生开始,何曾受过这种罪,想要出言求饶,却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此时,擂台周围的剑幕消散,天空的乌云散去,显露擂台上的情景。

一时间,主城中众多强大武者瞪大眼睛,许多人情不自禁地揉了揉眼睛,以为是看错了。

无数人都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他们看到了什么?在那座擂台边缘,秦墨正不断飞起双脚,踹在一个黑袍青年的脑袋上,下脚又快又疾,如同疾风骤雨一般,将那黑袍青年踹成了猪头。 并且,一些目力高明者还看到,祁羽的右臂齐肩断去,血流如注。

“二品宗门青曦宗的祁羽,右臂被斩断了!?”有人失声惊呼。

“大6北域的绝世天才,被踹成猪头了?”有人嗷嗷大叫。

观战的众多强者皆是惊呼连连,不敢相信他们看到的,这样的结果太意外了,根本是难以置信的事情。

难道说,祁羽的实力有水分,并非是自己修炼而来,而是青曦宗绝世强者灌顶而造就?这也不应该,刚才祁羽施展的六玄天剑何其恐怖,西翎主城的诸强是闻所未闻,只在传说中听说过天级剑技。

拥有天级剑技,且凝聚剑魂的逆命境剑手,几乎是同阶中无敌的存在,何况是对上地境的武者,这一战本来是毫无悬念。 可是,眼前的事实却告诉所有人,秦墨完败了祁羽,彻底击溃了所谓的北域真正的绝世天才。 另一边,城中高塔顶端,银澄一个劲跳脚,若非高矮子死死拽住,这家伙已经冲上三千惊云擂了。 “寂天经!一定是这等盖世神典,才将两种地级剑技融合,化生出天地间最本源的规则之力,融入剑势之中,抗衡天级剑技!”银澄眼力极其高明,看出了秦墨能够取胜的关键,它心中犹如猫爪,恨不得立刻冲到秦墨面前,讨要寂天经的残缺心法口诀,付出任何代价也在所不惜。 “小辈,敢伤少爷,你还想活命吗?”“住手,小畜生,你再不停脚,将你碎尸万段!”青曦宗那两个老者飞身掠起,朝着半空中的擂台射去,两人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刻冲上擂台,救下祁羽,顺手将秦墨劈成八块。

若是祁羽出现任何意外,他们两人返青曦宗,皆会被狠狠责罚,即便是他们是武道王者,也会被严惩。 因为,祁羽的那位老祖,实是青曦宗高不可攀的存在。 砰!一座黑色巨岳盖压过来,横亘在两个老者面前,羿武狂凌空而至,挡在身前。 “怎么?青曦宗的两位,这一战可是双方签下了生死状,不死不休。 你们难道想违背吗?”羿武狂挥手一抖,一封生死状出现在手中,下面还有秦墨、祁羽的落款,并有羿武狂、两个老者的签名。 两个老者脸色惨变,透着苦意,他们没想到战斗会到这般境地。 本以为签下生死状,是为了事后狠狠羞辱西翎主城,因为对于剑武皇朝遗址线索之事,羿武狂竟将线索直接拿给聚宝斋拍卖,并还出言要挟。

这种行为,是对青曦宗的大不敬,要狠狠惩治,以儆效尤。 现在,这封生死状却反而成了青曦宗的把柄,两个老王者更是脸色惨淡,这封生死状若是被青曦宗知晓,他们的下场会很凄惨。 “羿帅,羽少爷绝不能死,你知晓羽少爷的太祖是谁吗?是青曦宗的三大太上长老之一。

”“羽少爷的兄长,更是北域之龙,是青曦宗三千年难得一见的盖世天才,是北域地榜前十的天骄!羿帅,你真的不计后果,想得罪这样两位绝人物吗?”青曦宗这两个老者真的急了,话语如连珠炮一般,说得又快又急,道出祁羽身后的可怕来历。 既是以羿武狂的镇定,脸色也是一变,祁羽身后的这两个人,来头未免太过惊人。

青曦宗,作为二品宗门,北域的霸主级势力,在其宗门内的镇宗强者,绝不是王者境那么简单,必须是圣者之上的修为,才能成为二品宗门的镇宗强者。 青曦宗的三大太上长老之一,其修为之高,绝对是武道圣者的境界,并且,很可能是武圣后期的盖世修为。 这样的人物,是一个老怪物,若是震怒,出面对付西翎战城,很可能会是灭顶之灾。

当然,羿武狂对此,倒不是太担心,只要将那座骨台交出,请求大6西域,或者北域的霸主级势力庇护,西翎战城并不会有大灾难。

可是,祁羽的兄长,竟是地榜前十的绝世天才,这让羿武狂心中忌惮。 身为西翎统帅,羿武狂对于西翎五榜的了解,比许多人更加深入。

古幽五榜,天、地、人、奇、英,这五榜之中,五榜之的天榜虚无缥缈,从未有人得见。 曾有传说,天榜是否存在,不可考证。 因此,地榜的年轻一辈排名,实则代表了古幽大6年轻天才的最终排名。

北域地榜前十!也即是说,祁羽的这位兄长,将来的成就,极可能在其太祖之上,若是与之交恶,西翎战城将来很可能有大灾难。

羿武狂皱眉,罕有的产生一丝犹豫的情绪。 砰砰砰,这个时候,擂台之上,秦墨依然在飞脚猛踹,祁羽整个人已是被踹成一个大猪头,奄奄一息。

“住手。 ”突然,一个声音淡淡响起,似是很轻,仿佛从遥远的天边传来,却是清晰荡在主城每个人耳边。

秦墨身躯一震,莫名感到一丝心悸,停了下来。 虚空中,一个白衣男子踏空而来,衣襟飞舞,腰佩玉剑,如一位谪剑仙翩然而至,身形如光暗幻灭,仅是一瞬间,已是来到羿武狂面前。 “这位想必是西翎羿帅,绝世王者风采无双,实是久仰!在下青曦宗祁麟。

舍弟年少轻狂,在西城妄自生事,还望你海涵。 希望能饶他一条命!”白衣男子拱手,举止有度,有种令人心折的气度。

羿武狂面无表情,心中却是掀起滔天巨浪,这位白衣青年年不过二十五六岁,竟是天境中期的绝世高手。

【看无弹窗小说,云来阁,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