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妙创真”刘万鸣肖像写生作品展

“搜妙创真”刘万鸣肖像写生作品展

展览介绍在文艺复兴运动之后的数百年中,人们对素描的钟爱与兴趣依然有增无减,并且早已沁入人心。

素描中那精细的法则,准确的比例,完美的线条,往往令人称羡不已。 可以肯定,单色画的力量是伟大的,因为它不仅是西方油画的开端,是构成雕刻、建筑以及其他种类绘画艺术的源泉和根本,而且是表现人类情感和揭示艺术家心灵奥秘的媒介和桥梁。

提香说过:“使人物美的不是明亮的色彩而是好的素描。 ”素描有着无法替代的美感和表现力,我们很难想象,那些极富情感魅力的艺术家,是如何在素描中把“意在表现的形式与氛围”描绘得如此精妙入微的。

刘万鸣先生是一位与众不同、感觉敏锐的优秀艺术家,他具有精细的艺术感觉,能够明辨秋毫,能够洞悉自然界的至真之美,并能够发现自然万物中包藏着的各种品格。

比如线的变化与明暗节奏;造型的准确性与发丝的质感;以及清奇的骨骼,冷漠的表情,还有密实的卷发。

这种通过细节对人物肖像心理特征的描写,在他的素描作品中,都被发挥的淋漓尽致。

不言而喻,在耐心地观察自然方面,他超越了许多前辈画家。 对微观世界的深入观察和表现是刘万鸣素描画的基本特质:他用数学去研究透视法则,借解剖学去研究人体结构,以科学精神去探索自然奥秘。

他的眼光从不停滞在事物表象或者外形上,而是直接深入到人类的心灵和精神内层。 “陌生化”手法是刘万鸣在素描写真中所使用的主要方法,其思想渊源来自于柏格森的直觉主义、崇尚内心体验的新康德主义和索绪尔的语言学,尤其是俄苏形式主义的“文学观”,对画家更是影响至深。 作者在作画中有意延长了艺术感知过程本身的长度,使遥远的东西靠近,使陌生的东西逐渐熟悉起来,加大感知的难度和长度,这种独特的视角和“陌生化”方法,强化了画面的韵律和节奏,而使这种极具象征主义特质作品的外指性减弱,内指性加强,并由此使“隐喻结构”占据了主导地位。 事实上,布拉格学派对此早有精辟论述,对于文艺作品的焦点部分而言,主导因素的变化是个主要问题,突然间,那些以往无足轻重的细枝末节被推到了前台,被放大、被强调。

作者这种刻意对“常规语言”的疏离和对“新鲜感受”的追求,使得平时看来极其普通的素描作品产生出了语言无法表达的“奇特效果”。 肖像画的历史可以追溯到罗马时期,那种先祖和名人的肖像画,把这种艺术的样式一直延续至今。

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讲,肖像画被定义为“生命的静默与停顿,是对那曾经存在之物的沉默见证。

”进入19世纪,罗斯金曾经宣称:“各个画派的精品常常是那些描写普通平民的肖像画……”肖像画带有一定的指涉性,因此,肖像画本身透过主体自身的内掘带有不可言喻的“神圣性”。

万鸣君极大地拓展了这种隐秘地“神性”氛围,提取和外展了那个静止、不变和沉默的凝视,使单色素描的肖像画逐渐鲜活起来,保留了肖像的灵魂,远远地脱离了再现性艺术的藩篱。 一般而言,艺术家的创造作品来自于自己内在精神中的“深层视线”,画家总是不遗余力地追求抒情效果,在特定的文化情境中,他通过积累的心理形象加以合并而构成独特的作品,其创作激情与表现愿望始终隐藏在素描画的形式结构之中,那些激昂的线条,平静的笔触,变形夸张的“象征性”造型,无一不是作者情感、观念、潜意识生活的表现和抒发,明暗色调的“单纯化”赋予画面以静穆的风格,这种“模糊不清的主观情感的具体显现”,可能是画家表现人物精神世界的最佳语言。 艺术创作是一种高级的精神性实践活动,回望自省,中国当代的艺术家是凭借一种内在的力量来表现自然界的。 在康有为画学思想的影响下,万鸣先生对唐宋绘画尤其情有独钟。

他以为,唐画的朴厚与和谐,宋画的精深与华妙,恰与西方艺术中那种再现自然表象细节的绘画风格异曲同工。 作为中国花鸟画家,他从个人独特的艺术视角出发,直承文艺复兴笔法之神韵,结合宋画之精谨作风,创造出“曲尽形容,不遗毫发”,具有独特审美价值的素描作品,其核心直接指涉人的“生命节奏和捉摸不定的东西。 ”这种融合中西的艺术创新与绘画实践,这种具有当代意识和民族思想的“中国风”素描画,无疑是中国画家在素描表现领域的一次大胆的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