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备战一个小学生的记忆碎片

上海备战一个小学生的记忆碎片

袁念琪上海市作协会员,高级编辑,法学士。

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现供职于上海电视台。

作品曾获全国报纸副刊作品年赛一等奖,入选《2009中国最佳散文》和其他选本。 著有《上海:穿越时代横马路》《处处见门槛——上海人日常生活经济学》《十字街头》《钻钻铜钿眼——一个上海人的日常经济观察》《上海起步的地方》和《中国富翁这些年》等。 1969年,“珍宝岛事件”爆发。 此时,我在上海永嘉路读五年级。 记得在淮海电影院看过一部纪录片,说的是前苏联在乌苏里江向我挑衅。 虽片名忘了,但一些镜头至今鲜明:前苏军巡逻船冲撞我渔船,用高压水枪喷射渔民。 当江面冰封后,他们的坦克越过边界横冲直撞,我边民用木棒自卫反击。 就在那年3月2日、15日和17日,双方在黑龙江省虎林县珍宝岛地区发生三次较大规模的武装冲突,前苏军出动了步兵、坦克和装甲车。 战后不到一个月的4月1日,中国共产党召开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珍宝岛战斗英雄孙玉国出席。 在大会上,毛泽东主席提出的“要准备打仗”思想化为“九大”政治报告一项重要内容——要准备同前苏联和美国早打、大打、打核战争。 毛主席又指示:“备战、备荒,为人民”。 据《中国共产党七十年》所载:“备战不仅成为‘九大’的重要议题,而且是各项工作的指导方针。 稍后,即开始全国性的挖防空洞和加紧三线建设的许多备战工作。 ”上海的备战悄然展开。

作为中国最大的城市和最重要的工业基地之一,自然成了美帝、苏修和各国反动派袭击的首选目标和重要目标。

我家的玻璃窗,都用一寸宽的纸条贴成米字格,这模样只在电影里见过,是防玻璃炸开的碎片伤人。 花园里挖了纵横两条战壕,纵的南北向,从大门通向楼房;横的东西向,与左右邻居的花园连起来。

壕沟宽一米,深也过一米,在里面转身不难,让我们这些孩子玩打仗有了像真的一样的阵地。

除了有物质的准备,还用相关知识武装头脑。 的单位发了图文并茂的彩色小册子,介绍防空防原子武器常识。 如在室外遇原子弹爆炸,马上就地卧倒。 脚朝爆炸点,双手交叉脸朝下,头置交叉的手臂上,就像平时趴在桌上打瞌睡那样。 这姿势也不知来自谁的经验,更不知是否管用。 小册子里还有美国、前苏联战斗机、轰炸机的主战机型及LOGO识别,让我们烂熟于心,一眼就能看出头上的飞机是哪家的……1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