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2章 生死难料阴阳同修最新章节

第1582章 生死难料阴阳同修最新章节

业障会影响的不只是本人,即便是身边之人,若是触碰到,亦是会卷入其中。 即便是玄悟禅师他们,也对这些业障感到极为畏惧,只因为这些业障将会侵蚀他们力量,甚至破坏他们的心境,若是严重,甚至是让他们境界跌落,化作没有灵智的野兽!“因果!因果!”楚易喃喃自语,忽然浑身一震,仰天长啸,“我只信今生,不信因果轮回!若是这是我的业障,那我就看看,是否能够将我击杀!”在这个时候,楚易的身体周围所笼罩的浓雾,瞬间化作了无数粘稠附着在楚易的身上!楚易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发的沉重,那无尽的戾气,在不断的破坏他的身体,向着楚易的身躯侵蚀而来!楚易的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之色,这无尽的戾气啃食着他浑身的力量,在瞬间,这原本附着侵蚀到他体内的戾气化作鲜红的火焰,业障化作了红莲业火,不断的开始燃烧着楚易的身体!楚易的面容之中闪过一道坚毅之色,那可怕的业火,此刻不仅是燃烧着他的身体,还燃烧着他的灵魂!神识空间之中,楚易的第一元婴此刻燃烧了起来,那火焰如同鲜血一般妖冶,让第一元婴的神色显得极为痛苦!魔婴仰天长笑,他的攻势越发的凌厉,那最后一层阵法,在这个时候,亦是不断的出现龟裂,那裂缝逐渐的扩大,几乎快要崩溃开来!楚易虽然感到极为痛苦,但是此刻越发的冷静起来,忽然他的嘴角浮起一丝笑意,心中忽然闪过一个主意!第一元婴一指点在那截肋骨之上,顿时原先所布下的最后一层阵法,在这一刻直接碎裂开来!“哈哈!楚易!如今我自由了!看谁能够在拦住我!”魔婴一挣脱出阵法,顿时发出笑声,在他身体四周,魔气疯狂的向四周涌去,无边无尽,浩浩荡荡,仿佛要将整个天地都化作黑暗!“你想要占据这个身体?”第一元婴淡淡的说道。 “难道你以为你能够拦住我不成!”魔婴一声冷笑,魔气顿时风起云动,向着第一元婴而来!“你要,便来!”第一元婴神色平淡,在一瞬间,他的身体出现在魔婴的面前,血红的红莲业火依旧在燃烧着第一元婴,不过第一元婴的神情越发的冷漠!魔婴微微一凛,红莲业火上燃烧着无尽的戾气,让他感到一丝危机!“哼!你打算让我掌控身体,以红莲业火对付我么!”魔婴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你我之间,早就应该分出一个胜负,否则,若是你一直都存在着,始终对我不利。

”第一元婴冷冷道。 “此言却是不假,不过如今红莲业火已经燃烧到你身上,我根本无需动手,你就将会化作灰飞。 只要等你被红莲业火燃烧的干净,我自然将会取代你,成为新的楚易!”魔婴冷笑道,看向第一元婴的目光充满了嘲讽。

“这红莲业火临身的滋味,确实不好受,不过我可不会任你一个人这般轻松!”第一元婴淡淡笑道,在这个时候,原本燃烧着第一元婴的红莲业火,忽然如同受到指引,竟然向着魔婴身上燃去!“这怎么可能!”魔婴脸色一变,露出一丝骇然之色。

“这其中有许多人之死,可是你所为,因果因果,哼哼!冤有头,债有主!如今我们两人一起好好享受一下这红莲业火的滋味!”第一元婴嘴角付出一丝讥讽之色,看向魔婴,淡淡的说道!“你这个疯子!”魔婴的脸色一变,逃也似的向后飞退,可是那些红莲业火根本难以逃掉,瞬间沾染在魔婴的身上,开始疯狂的燃烧起来!“啊!”魔婴发出痛苦的嚎叫之声,为魔者,一身充满杀戮,昔日楚易曾经在地狱之中,以其中的魔气来凝练魔婴,魔气乃是杀戮之气所形成的,那些魔气之中亦是充满了戾气,在这一刻,原本无尽的魔气,却成为一罐罐汽油桶,如同连锁反应一般,疯狂的燃烧起来,瞬间原本充斥在神识空间的魔气,皆是燃烧着红莲业火,魔婴本身更是不断发出凄厉的惨叫之声。 如此庞大的业障之力,如今全部要他一人抵挡!“你好狠!你这么一来,很有可能使得大家全部毁灭!你这个疯子!”魔婴不断的咆哮着,尖锐而刺耳,轰隆隆的在整个神识空间之中作响。 “如此一来,倒是借此清除这个隐患。

”第一元婴淡淡的说道,在这一刻,也是运用其生死,阴阳之力,竭力的抵挡着这业火的侵蚀,忍耐着这可怕的刺痛感觉。 断肠谷中,楚易的神色痛苦,不过能够借此机会对付魔婴,倒是免了他日后的后顾之忧。

他的神色郑重,业障所形成的红莲业火,可以说乃是人世间最为可怕的攻击,楚易却是心中若有所悟,业障乃是因果所化,若是自己以红莲业火来锤炼自身,那么是否就可以斩断这些因果,从而跳脱出来?楚易不知道结果如何,却隐隐觉得自己的这个推测,值得一试!红莲业火滔天燃起,映照在四周,即便是远处,亦是有不少人看见此地的冲天火光。 “阿弥陀佛,真是没有想到,这一次,竟然有如此大毅力的佛门子弟出现。 ”那火光冲天的景象,自然瞒不过在断肠谷外的几名禅师,此刻玄悟禅师口宣佛号,不由发出一声感叹。 “昔日,我等亦是没有勇气走出这一步。 以红莲业火于己身,受自身因果报偿,成则斩昔日因果,败,则于业火之中化为灰飞。

”道济禅师微微一叹,不无感慨。

“也不知是何人,有如此勇气,却不知最终结果如何。 ”玄慈禅师那古井无波的脸庞,亦是升起几分波澜,不知为何他忽然想起先前在济世宗经楼遇到楚易的那一幕,难道是他?他心中有种预感,觉得极有可能是楚易,对方体内的存在的魔极为强大,莫非他是打算以此来消灭那体内之魔?若真的如此的话,只要他能够成功,对于他日成就来说,必然不可限量。

只是他能否忍受的住,这无尽的红莲业火的烧灼?即便是玄慈禅师,也无法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