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4章 江沪癌研医院

    杀人奖励积分,救人同样奖励积分,这次直播任务的开放性极大,没有固定的规则,可以根据自己的实力和目的,来制定出适合自己的计划。

  游戏参与者分为三类,秀场主播、无辜者、背叛者,其中无辜者应该只是乱入其中的普通人,他们实力最弱,秀场为了保护他们,所以才会发布可选任务四——每救助一个无辜者,奖励十积分。   杀死一位秀场主播的奖励也不过十积分罢了,两者任务奖励相同,但是难易程度却相差极大,任谁都知道,救助无辜者会更容易的获得积分。

  这应该算是秀场的一种制衡措施,为了防止一味的杀戮,增加“游戏”的“趣味性”。

  主播参与直播无非是为了获得任务积分,既然有更安全的获得积分途径,何必要去冒险呢?  “救助无辜者对我来说是个机会。

”我在今晚的直播当中,处境有些尴尬。

  我比普通人强很多,但是和其他秀场主播比起来就差的有些远,自己之前也从来没有跟他们打过交道,除了陈九歌,我对其他主播知之甚少。

  “把自己伪装成无辜者来进行任务如何?”脑中闪过一个念头,我怔怔的盯着墙上的钟表,如果所有主播都和我想法一样,大家倒是可以和谐共处一晚上。 怕就怕有人野心很大,想要完成可选任务五,杀掉所有人独得一百积分!  一百积分对于秀场主播来说诱惑力真的太大了,我在看到那个任务后,也有些心动,但我很有自知之明,以自己的能力是不可能击杀掉所有人的。   “如果我们当中出现了一个疯子,那么大家的处境就会变得危险。

”在一百积分面前,大多数主播都会变成疯子,这一点毋庸置疑。 而且区别无辜者和秀场主播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统统杀掉,要是我实力足够,也会这么做。   “今晚会是一场乱战。 ”按照我的预想,所有人都会伪装成无辜者,而后随着死亡蔓延,主播和背叛者的身份,才会逐渐暴露。   想要活到最后并不容易,我已经做好了逃命的准备。   “我的积分还很充裕,等我从世纪新苑离开后,可以先到中央银行兑换一些东西,用来防身。

”前几次直播积累下来的宝物,我大多直接带在身上,现在的我就是最强状态。

  制定好自己的计划后,我掏出自己手机,上网查找关于江沪癌研医院的资料。

  不查不知道,这所建立在江城和新沪之间的医院竟然大有来头。

  江沪癌研医院的全称是江沪财团癌研究会医院,该院成立于八十年代,前身是癌研究会附属医院。   它曾是国内最早的癌症治疗专业机构,拥有近500张床位,几十个科室,占地极广。   让我惊讶的是,这样一所重点医院竟然在二十年前因为未公开原因选择搬迁,医院主体建筑直到现在仍旧处于封闭状态,禁止外人进入。

  “这么一大块地,就这样荒废?二十年前医院里到底发生过什么?”二十年前这个时间点很特殊,很多事情的起因都在二十年前,比如说双面佛的布局,还有在天堂口孤儿院里看到的一切。   “原因未公开,这么大一所医院说搬就搬,总感觉他们急匆匆的,似乎在躲避什么恐怖的东西,生怕搬的晚了就会被缠上。 ”我看着网上的资料,有些不解,医院搬迁是一项浩大的工程,通常要持续很长时间,按照科室来进行规划,尽最大限度,在不耽误病人救治的情况下进行搬迁。 然而江沪癌研医院的情况跟我想象中不同,他们走的太匆忙了,与其说是搬迁,不如说是撤离更加恰当一些。

  “江沪癌研医院本身就存在问题,这么说来今夜的直播参与者应该分四类才对。

”除了背叛者、无辜者、秀场主播外,还有医院里原本存在的一些东西,它们对我的威胁绝不在秀场主播之下。

  弄了这么一个诡异的场地,进行生存游戏,逃杀直播,我总觉得不靠谱。   “秀场为什么要这么做?想要挖掘医院深处的秘密?还是说像养蛊一样,对决出最强主播?”我实在想不明白,收起手机,盘膝坐在床上:“现在只剩下等待了。 ”  运转妙真心法,将先天真气灌入翳风穴,耳听八方,我之前已经确定了陈九歌居住的房间,此时我着重注意倾听他房间里传出的声音。

  夜色加深,晚上10点,陈九歌房间的房门打开,似乎有人走了出来。

  “没有脚步声,也完全感觉不到他的气息,只能听见房门开合的声音,陈九歌应该掌握有隐藏自身气息的方法。

”我起身走到门边,趴在猫眼上向外张望,刚好看到陈九歌站在电梯外面等电梯。

  他的表情有些凝重,和在宗门修士面前的表现全然不同。

  “估计他也收到了任务信息,只是不知道他的任务是不是和我一样。 ”电梯到了十六层,陈九歌步入其中,很快消失。

  “假如陈九歌此次的直播任务和我相同,那就有意思了。

”我看着电梯上不断变化的数字,眼神冰冷:“背叛秀场的几个主播全都被困在深层梦境当中,唯一一个身份没有暴露,还潜伏在秀场里的背叛者就是陈九歌,他是双面佛打入秀场的棋子,若不是在深层梦境当中正好遇见他,这至关重要的信息我也不知道。 ”  想到这里,我脑中所有的线索猛然全部串联了起来!  对啊!上一次直播表面上看是双面佛和背叛者算计秀场,将我诓骗入梦,换个位置一想,这何尝不是秀场方面故意的?  如果我没有入梦,陈九歌是双面佛棋子这件事就无人知道,背叛者在深层梦境当中的具体位置也不会暴露。

  我将上次直播和这一次直播联系在一起思索,忽然得出一个让自己震惊的结论,这次直播虽然是多人直播,但其中的关键性人物却是我!  只有我知道背叛者的真实身份,同时也只有我获得了秀场方面给予的关键性提示。

  “我不是无辜者,实力在所有主播中垫底,但和其他主播比起来,我的忠诚毋庸置疑,上一次直播中我已经顺利通过考验。 ”站在秀场的角度,我慢慢明白了秀场进行这次直播的意图。   “秀场想要在不打草惊蛇的前提下,除掉背叛者。

”深层梦境当中的三个背叛者对秀场暂时没有威胁,但是剩下的几个主播就说不定了,我看着手机信箱中的可选任务,喉结轻颤:“背叛者会不会不止陈九歌一个?”  按照小A在梦境里的说法,还存活的秀场主播只有七个,除了我、背叛者和陈九歌外,只剩下两人。

  其中一个极度讨厌篡命师,另一个外号屠夫,喜欢猎杀主播。

我也不知道今晚会遇到谁,唯一的好消息是,我其实根本不用纠结,因为不管遇到谁,我都只有逃命的份。   等到十点二十,我关掉了屋子里的灯,为了麻痹宗门修士,我这几天每到十点多都会关灯,所以自己的举动并不显的突兀。   “江沪癌研医院在两城中间的郊区,属于城市规划外的地方,赶到那里至少要一个半小时,不能再耽误时间了。

”我触摸鬼环,将王师放了出来,然后对着一脸茫然的他直接下令:“你今晚就躺在床上,哪也不许去。 ”  “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 ”我摆了下手,沉吟片刻后说道:“如果我明天早上七点五十还没回来,你就独自逃命离开江城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