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心语梁山心语--李应篇

梁山心语梁山心语--李应篇

梁山心语--李应篇梁山上的这些个头领中,数我和卢俊义因为上梁山损失最大。 其他那些人,打鱼的打猎的、杀猪的种菜的、偷鸡摸狗盗墓的,占山为王是他们最好的出路了;那些原来朝廷的军官们,入伙一则是要保住性命,二则他们本来就是一身江湖习气,在山上倒也如鱼得水;柴进跟我们有点像,原来是个大财主,但是他本来就跟梁山颇有渊源,把自己也栽了进去是他自找的,怪不得别人。

而卢俊义和我原本是安分守己的生意人,富甲一方,在地方上也是响当当的人物,没招谁也没惹谁,只因莫名其妙的被梁山看上了,多少年苦心经营的家业毁于一旦,清白的名声也毁了。 既然上了梁山,就想随遇而安了。

过了一阵子,我觉得如果让我当老大,梁山肯定发展得更好。 那里有山有水,岸上有良田,水里有鱼虾,山上有许多能工巧匠,打鱼的造船的、打铁的酿酒的、驯马的裁衣服的,都是一把好手,还有那么多喽罗可以做劳力,而且有我们两个现成的理财好手,如果好好经营,富可敌国不敢说,保证大家每天大鱼大肉,喝酒赌钱还是没问题的。 除此之外,如果我们不打家劫舍,攻打州县,朝廷也不会三天两头来讨伐我们,虽然我们每次都能打赢,可是打仗总是要死人的。

要是按我的发展思路,大家可以过的太太平平。 我跟宋江建议了好几次,可是他根本没把我的话当回事,照样靠打劫为生,他说这样钱来得方便,而且这么多武林高手不用太浪费了。 本章未完,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