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8章 有人在我身后

  “拿着茶杯,我思考了很久,直到我看见茶杯上映出的身影。 ”  “当我面朝茶杯时,茶杯上映照出的身影也面对着我。 ”  “我突然想到,刚才自己回头照镜子时,镜子里的我却没有扭头?他是面对着我的,就好像……”  贾明说不出话,仿佛脖颈被人掐住了一样,他双眼之中透出惊恐:“一股凉气从我后面传来,客厅沙发正好背对着卫生间,我能感觉到此时自己背后有东西!就好像站着一个人!”  “我不敢回头,转动茶杯,视线向下移动,我想要通过茶杯来看看自己身后到底有什么。 ”  “一点点转动杯子,身后的凉气在慢慢逼近,我后颈上汗毛立起,在快要看到自己身后时,脖子露在外面的皮肤感受一丝酥麻,就好像是头发垂落到了我的脖子上。

”  “我手臂打颤,根本控制不住,茶杯摔落在地,里面的咖啡溅落的到处都是。 ”  “大声叫喊,我抓起茶几上的烟灰缸和果盘朝身后砸,然后不顾一切的冲向房门。 ”  “双手抓着门锁,我回头看向屋内,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唯一不同的是电视机信号受到了干扰,没有图像,只有不断闪动的蓝白色背景。

”  “四周安静极了,仅能听见从电视机里发出的刺刺啦啦的声音。 ”  “我不敢在屋子里久留,想要跑出去,可是我一想到自己曾在楼道里看见那个头和腿弯折成不可思议角度的男孩,我就又打了退堂鼓,我很怕他此时就在门外面。 ”  “楼道里并不安全,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做,身体僵在房门口。 ”  “在我犹豫的时候,电视屏幕上的图像闪动的越来越快。

我隐隐发现,在那闪动的图像之间,有一张女人的脸在慢慢变得清晰!”  “我再也不敢停留,打开房门直接跑了出去。

”  “没有朝四周看,我一口气冲到了街道上,可是昏暗的街道仍旧无法带给我安全感,我像个疯子一样拼命往前跑,最后坐在马路正中间,被周围的路灯照着,这才停下。 ”  讲完这些,贾明额头和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在场的听众一个个神色不自然。   贾明说话的语气,配合上他慌张惊恐的样子,听他讲述让周围几人都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女警握笔的手明显变得用力,李政则看了一眼陈歌:“你有没有听出什么?高医生失踪前给我说过,你也精通心理学,在他眼中鬼是不是某种东西的具象?”  “他这个故事很有意思,我可以先简单分析一下。 ”陈歌站起身,坐在病床旁边:“贾明最开始说他在姜龙别墅里看到有人在胁迫姜龙,拿着刀,逼姜龙做让他很痛苦的事情。

而且他很肯定的说,那个人长得和我一模一样。 ”  “撞破这件事后,他就逃回了自己家。

进入楼道时,老太太对他说了一句话——你们走路轻点,也就是说老太太看见楼道里不止贾明一个人,并且那个人距离贾明很近!近到足够让老人误会,觉得贾明身后的那个人和贾明是一起的。 ”陈歌微笑着看向贾明:“如果他说的是实话,那么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有东西跟在了他身后,而这个东西有很大的可能就是他在别墅里看见的坏人——那个拿刀逼迫姜龙的‘我’,先不说悄无声息跟在他身后有多难,也不谈‘我’是怎么骗过他,却被一个老人发现的。 假设这一切都是真的,继续往下分析。

”  “接下来他跑到二楼自己家,开门的时候又看见了三楼拐角有一双脚和一个小孩的头,这孩子出现的位置值得深思,是在三楼。

”  “贾明自己说过老太太儿子一家三口出了车祸,三楼是给死者准备的,想要留个念想。 ”  “大胆的猜测一下,三楼那个小孩就是老太太的孙子,那个在车祸中遇难的小孩。 可这就奇怪了,贾明已经在老太太这里住了那么久都没有见鬼,为什么偏偏就那天晚上见鬼了?”  陈歌很认真的在分析,可这在李政和女警看来更像是精神病院里一个疯子在给另一个疯子做辅导。

  “答案很简单,那个小孩鬼也看到了贾明身后的人,注意那孩子出现时的姿势,站在楼梯拐角,头往下伸,就像是在偷看一样。 这说明贾明身后的人,可能比他要恐怖的多。

”陈歌面带笑容:“人能把鬼吓着,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  “进入房间后,还有一个细节,当贾明意识到镜子里的人和他动作相反的时候,他感觉背后有东西过来,在他转动茶杯准备观看身后到底是谁的时候,他的脖颈好像被头发触碰。

”陈歌停顿了一下:“这一点非常重要,‘我’是短发,绝大多数男的都是短发,在低头的时候,头发根本不可能垂落到他脖颈上,也就是说当时站在他身后的是一个女人,或者用女鬼来形容比较好。 ”  “再往后他准备逃离房间的时候,看到电视出现问题,屏幕上的图像开始闪动,隐约有一张女人的脸浮现出来,这也可以从侧面来说明,屋子里就算有鬼,那也是一个女鬼。 结合之前的话,这个女鬼的真实身份可能是老太太死于车祸的儿媳。 ”  “在贾明的故事里,出现了两个鬼,她们都和老太太给他讲的故事有关。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很可能是因为贾明在那晚做了什么事情,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从而导致他不断的在给自己某方面的心理暗示,产生了幻觉,将故事里的鬼幻想了出来。 ”陈歌后面又用到了一些从高医生那里学到的专业术语,偶尔夹杂着几个英文单词,他自己也不明白什么意思,但说出来就给人一种很专业的感觉。   在他的讲解下,李政和女警神色缓和,不断点头,比起鬼怪,他们也更倾向于认为是贾明疯了。   顺利洗脱掉自己的嫌疑之后,陈歌平静的看向贾明,也许是他的眼神让贾明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又或许是贾明意识到了危险,他身体忽然抽搐起来,非常突然的晕倒在了病床上。   “我可没有碰他。

”陈歌抬起双手,站在病房一边,看着医生和护士进出忙碌,他双手慢慢握紧。   有些话他没有给警察说,其实他觉得贾明应该没有撒谎。   那个和陈歌长相一样的人,应该就是影子,至于他为什么会长的和陈歌一样,这一点他自己也不知道。

  后面贾明讲的那些估计也是真的,影子跟随他回了租住的地方,被老太太看到,惊动了住在老太太家三楼的亡魂。

  小孩鬼是老太太的孙子,女鬼是老太太的儿媳,屋子里应该还有个男鬼没有被贾明。

  “影子跟随贾明回了家,那三个亡魂是在保护他,可惜实力差距过大,亡魂只能用自己的方法去提醒他,让他意识到危险。

”陈歌知道贾明有很大的概率没有撒谎,但是他仍旧会去搅浑这池水,因为他没办法确定影子现在是否还在贾明身上。

  影子非常狡猾,这一切也有可能是影子想要利用警方下套。

  “想要证明贾明说的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其实也不难。

”陈歌把李政叫到病房外,打听到了贾明所说那个老太太的位置,然后直接离开医院,准备亲自过去问问。   他想知道老太太那晚到底看到了什么,也想找到那几个亡魂,询问一下他们当时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