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0章 嚣张的年轻僧侣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第750章 嚣张的年轻僧侣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席卷了王雄州的人之后,黑雪鸦已经散去。 但是天色却渐渐暗淡下来,这是因为暮色将至,山谷的光线也开始减弱。

而就在黄昏来临之前,这里却来了一队不速之客。

这一队人一共七人,全都是僧侣,且其中六个都是中老年的喇嘛,这六个老喇嘛都穿着非常朴素的灰色僧袍,并且都是赤足而行的。 为首的却是一个年青僧侣,此人却穿着雪白的真丝僧袍,而脚下还踩着一双雪白的长靴,连胸前的佛珠都是没有一丝瑕疵的白玉佛珠。 不仅仅是秦朗,就算是任何一个人都能看出这个年轻僧侣的身份不简单。

而事实上,这个年轻僧侣不仅不简单,而且目空一切,他的目光从每个人身上略过的时候,都是那么地高高在上,仿佛他是高原上笑傲长空的金雕,而秦朗这些人都只是地上匍匐的卑微爬虫一样。 六个中老年僧侣恭敬地站在年青僧侣背后,最后这年轻僧侣的目光落在索朗身上:“索朗,你怎么会在这里?不过,既然你先到一步,想必得到了好东西,赶紧双手奉给本少主,也算是你功劳一件。 ”在这年青僧侣看到,索朗必然会乖乖地将东西送到他面前。

可惜的是,今天索朗完全无动于衷,就如同没有听见这年轻僧侣的话一样。 “索朗——”年轻僧侣冲着索朗瞪了一眼,他不相信索朗会有胆量违抗他的命令。 “你不用喊了,索朗已经是我的仆人了,当然不会听你使唤。

”秦朗平静地说道。

“嘿嘿……”四个“刀客”之中,那个叫包魁的家伙忍不住笑了一声。

这个少年僧侣实在太装.逼了,而且无视了他们的存在,包魁当然很不爽。 此刻看到少年僧侣被秦朗嘲讽,包魁自然是乐意嘲笑两句。

“死——”听见包魁的嘲讽,这少年僧侣口中吐出一个字,他身后的一个老喇嘛忽地出手。

这老喇嘛的修为境界跟索朗不相上下,已经是洗髓境的修为,的确是胜过包魁至少两层。

不过,在场任何人看来这老喇嘛就算对包魁出手,也是不可能秒杀他的,而一旦包魁顶不住了,他旁边的这三位自然不会无动于衷。

但出乎意料的是,这老喇嘛一出手,他的大掌就结结实实地轰在了包魁的心口,而包魁居然毫无反应、毫无防备!洗髓境高手全力一击,包魁又毫无防备,自然是一招被秒。 喀嚓!包魁胸骨碎裂的声音响了起来,死亡的瞬间他的神识清醒过来,他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心口,盯着这老喇嘛,双眼露出不肯置信地的神情:“你——”一口鲜血喷出之后,包魁倒在了地上,两只眼睛睁得很大,竟然是死不瞑目!“包魁——”另外一位刀客怒吼一声,手中长刀呼啸而出,划破了空气,向着年青僧侣当头斩下,显然是要给包魁报仇。 不过,这位“刀客”当然知道这年轻僧侣才是害死包魁的罪魁祸首,所以他要以雷霆万钧之势斩杀这个年轻僧侣。 吼!刀客手中的鬼头金刀破空的时候发出一声虎吼之声。

秦朗曾听说五虎断魂堂的刀法名为“五虎断魂刀”,颇有特异之处,长刀出手的时候会生出鬼虎狼嚎的威势,此时一见果然如此。 但是那年轻僧侣却不为所动,手上捏了一个佛宗真言,然后一掌劈了出去。 嘶!~一种奇异的破空声——不,不是破空声,而是撕裂声!这年轻僧侣隔空一记掌刀,居然将空气都给撕裂了!更诡异的是,秦朗看到这年青僧侣的手掌忽地“延伸”出去了,在长刀未至的时候先一步劈中了“刀客”的胸膛。 “罡气!”彭越山和王雄州几乎异口同声地脱口说了出来,两人的脸上满是惊骇之色!嘶!又是一声撕裂的声音,这是那刀客护体真气被撕裂的声音。

护体真气被撕裂,其身体自然也就不堪一击了。 一道刀型罡气从刀客的胸膛中穿了过去,在他的胸膛上留下了一道一尺多长的口子,年轻僧侣的这一道刀罡不仅斩开了他的胸膛,而且斩碎了他的内脏,彻底断绝了他的生机。 ‘刀客的身体从半空中落下,尽管这年轻僧侣就在他面前,但是他却根本没办法将其斩杀,只能用陪伴了他数十年的鬼头金刀驻地支撑着身体,口中喃喃地说道:“刀罡……你年纪轻轻……居然已经是元罡境……”“废话!”年轻僧侣冷哼一声,一脚踏在刀客的头顶,将他的脑袋踩在了脚下,彻底碾碎了这刀客的脑袋,“在本少主面前,你这样的蝼蚁,只能匍匐在地!”不过片刻功夫,五虎断魂堂的四个“刀客”就死了两人。

另外一人正要拔刀拼命,却被彭越山按住了那人拔刀的手,彭越山向年轻僧侣抱拳道:“阁下功夫高明,我们五虎断魂堂今天认栽了,我们愿意退出遗迹。

另外,我们没有拿这里的任何东西。

”“怎么,想用五虎断魂堂的名声压我?在本少主眼中,五虎断魂堂不过是一个小门派而已。 不过,既然你们没有动这遗迹中的东西,那么就滚吧。

”少年僧侣冷笑道。 “多谢。 ”彭越山也算是一个枭雄了,但是对方如此强势,不由得他不低头,只能忍气吞声地选择逃走。 “嗯——你们没听懂我的话?”年轻僧侣见彭越山想要离开,冷冷道,“我让你们滚,不是让你们走!”彭越山旁边那人正要发火,却再度被彭越山阻止。 彭越山一咬牙,将身体一缩,果然从地上滚了出去。 另外那刀客见彭越山都装乌龟了,他再坚持也没有任何意义,于是也如同彭越山一样滚了出去。

王雄州见彭越山两人已经离开了,他现在孤家寡人一个,也不想留在这里冒险,于是向这年青僧侣道:“阁下——”“你走吧。

”年轻僧侣似乎知道王雄州的来历,“看在你是军部高官的份上,且没有拿这里的东西,我放你离开。 ”“多谢。

”王雄州一抱拳,赶忙转身溜走。

尽管他很想得到遗迹中的宝物,但是也要有命才行。 王雄州、彭越山等人很快消失了踪影,这少年僧侣才将目光投向秦朗,用不可抗拒的语气说道:“跪下——献上你在这里得到的所有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