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 你在找什么?

    听到陈歌的话,司机没有马上同意,他皱了下眉,偷偷转身瞟了一下陈歌,眼神中夹杂着一丝怀疑。   可能在他看来,陈歌非要和一个受伤的弱女子同时下车,一定别有心思。

  从外貌上看,陈歌给人的印象很好,阳光、和善、有礼貌,但是他手边那个沉甸甸的大背包却让司机有点不舒服,其中有淡淡的血腥味飘出。   遇到坏人了?  他犹豫了一会才发动车子:“好吧。 ”  出租车继续往前开,司机仍旧一个人对着空气说话,车内的另外两名乘客都忽视了他。   陈歌紧盯着坐在副驾驶位的女人,他使用阴瞳上下扫视对方,并没有看出什么异样。   那个女人似乎知道陈歌在看自己,后视镜中她的嘴角慢慢上翘。

  这个笑容配合她惨白的皮肤,让陈歌觉得有些瘆人。   “笑吧,等会下车,我看你还能不能笑的出来?”陈歌在心里嘀咕,他不知道女人的目的地是哪里,只是觉得既然撞上了,那就陪对方走完这最后一程吧。   路灯愈发昏暗,两边的树木随风摆动,影子映照在路面上,看着让人很不舒服。

  出租车内司机一个人自说自话,似乎和女人聊的很开心,可实际上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女人从上车到现在根本没有说过一句话。   在这种诡异的氛围当中,出租车又往前开了几百米,司机突然踩下刹车。

  车子猛的停了下来,在惯性的作用下,陈歌的头差点撞到那女人的座椅靠背。

  “怎么了?”陈歌一只手在背包里,另一只手抓住车门,如果遇到危险,他会直接砸门跳车。   “前面有个小孩。 ”司机冷汗都被吓了出来,他指着前面的马路。

  马路偏左侧的位置,有一个提着黑色塑料袋的男孩。   他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穿着浅白色的T恤,神色惶恐不安,似乎被迎面驶来的出租车吓了一跳。   “荒郊野岭,这怎么有个孩子?”  司机打开车窗,正要把头伸出去的,后排的陈歌突然开口:“我劝你最好不要在这里停车。 ”  “你担心是碰瓷的?”司机点了点头:“我也在新闻上看过,有的大人故意让小孩在公路旁边玩,车辆经过,孩子受了惊吓,大人会立刻跑出来讹诈,因为受惊的是小孩,所以就算有监控也难说清楚,最后很多人中招。 ”  “碰瓷的要钱,你遇到的东西可是要命。 ”陈歌低声说道,他心里也在疑惑,这司机是不是有招鬼的体质,还没进入白龙洞,就已经接连出现意外。   以防万一,陈歌使用阴瞳仔细扫视司机,最后发现他确实只是个普通人。   “问题不是出在司机身上,那估计就是我的原因了。 ”陈歌清楚记得被影子附身的贾明就是晕倒在隧道外面,那晚影子在隧道里做了什么,没有人知道:“会不会是影子在隧道里动了手脚?”  “啪!”  在陈歌思考的时候,他旁边的窗户突然被拍动,扭头看去,一张小孩的脸出现在陈歌旁边。   隔着车窗玻璃,孩子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他身体倾斜趴在玻璃上,似乎是在往车里看。   “你在找东西吗?”陈歌也微微一笑,手握住了碎颅锤的锤柄,慢慢往外拉。   这一幕非常诡异,车门外的鬼不安好心,车子里的人图谋不轨。   孩子的小手用力拍打车窗,玻璃上慢慢出现了一个个手掌印,这孩子手掌上好像沾有红泥,原本干净的玻璃很快被弄脏了。

  孩子惨白的脸在一个个手掌印中晃动,看着有些吓人,不过让司机更担心的是,自己后座的那位乘客,他手里好像抓着什么东西,正对窗外的孩子傻笑,两人就好像在做某种游戏。   “那个……”司机想要缓和一下车内的气氛,张开了嘴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继续往前开吧,不用管这个熊孩子。 ”  “不太好吧。 ”司机有些犹豫,这倒不是说他心地善良,他只是在担心突然启动车子,会把小孩带倒,万一再被车轮压着,那后果可就严重了。   可能是听到了陈歌说的话,孩子开始更加用力的拍打车窗,玻璃上出现越来越多的手掌印。

  “继续拍,有本事你就把这玻璃拍碎。

”陈歌仿佛跟车外的孩子杠上了,笑眯眯的看着那孩子,一脸的挑衅。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司机心里无语,合着不是你的车,真拍碎了我找谁说理去?  他咳嗽了几声,询问了副驾驶的女人一句:“你认识这孩子吗?他应该也住在附近的村子里吧?”  在遇见鬼的时候,请教另一只鬼现在该怎么做,陈歌仿佛在这司机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他没有说话,脸上表情也没发生任何变化。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女人一句话都没说,但是司机却频频点头,似乎是被谁给说服。

  他朝车外的小孩招手,迟疑的看了对方一会,然后打开了后车门:“进来吧,既然你们要去同一个地方,那我正好把你们一起送过去。

”  后车门打开,小孩提着那个黑色塑料袋爬进车内,他坐在陈歌旁边,和陈歌大眼瞪着小眼。

  “你叫什么名字?你记得自己爸妈的电话号码吗?”司机启动车子,随口问了那孩子几句。

  等了半天没有回应,司机扭头看了一眼,发现小孩正在和陈歌对视,这两人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算了,随便吧,我不管了。

”司机破罐破摔,他把手机放在伸手就能碰到的地方,打开车载对讲机:“有人在东郊吗?今天这边活挺多的。

”  他心里也很慌,想要找个正常人聊会天。   对讲机里很快有一个大叔回应:“你还敢去东郊?最近半个月往东郊跑的司机受伤好几个了,还有的据说是直接昏迷。

”  那大叔似乎是司机的熟人,双方经常开玩笑:“你别吓我,我胆子小。 ”  “我跟你说正经的,东郊最近特别乱,你自己看新闻吧。

”  “看什么新闻,我正在跑活呢。

”  “你别不当回事,警察早上还发现……”大叔说了一半,通讯戛然而止。

  “发现啥了?”司机拍了拍对讲机:“怎么这时候坏了?”  本来也没什么,但被对讲机那边的大叔一说,司机心里更没底了。   车速放慢,他拿出手机搜了一下。

  东郊最近确实有好几个案子,大概憋了一眼,很快他的目光被一条新闻吸引——被领养孩子逃离养父家,尸体在东郊临江路发现。

  “临江路不就是我现在这条路吗?”司机点开新闻,映入眼中的照片让他觉得有些熟悉:“这孩子……”  身体好像被冻住了一样,司机慢慢抬头,通过后视镜偷看坐在后排的小男孩。

  此时陈歌正好挤到孩子身边,他朝小孩紧紧抓着的黑色袋子里看了一眼:“你这袋子里装的是什么?我看你上车以前好像在路边寻找什么东西?”  小孩冲陈歌笑了笑,片刻后吐出了一个话:“快找齐了,就差一只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