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灿烂一笑

第五百零七章灿烂一笑

“李镇长,所有的事都差不多了,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不知您找我有什么要的事!”刘大柱很不客气的坐在李青山的对面,他现在也是组织里的人了,没必要跟李青山太规矩了。

李青山当然是在心里大骂刘大柱不是个东西,心想,区区的一个小农民没想到也有今天,要是放在以前,顶多也就是自己边的一条狗而已!“呵呵,找你来最主要的就是让你去见见李满堂主任,跟他说说,能不能尽快的把修路的款项拨下来,另外就是想问问你,对修路的这些钱到底是怎么看的,咱们都是一个组织里的人,有些事儿没什么好隐瞒的。 ”刘大柱心想,我想的果然没有错,李青山这小子的确是贪得无厌,看到这么一大笔钱,已经心了,这是找死的节奏,正合我意,不过我还要鼓励他一下才行!“嘿,镇长,虽然我们都是一个组织里的人,但是表面上你还是我的领导,而且在镇上的威信远远超过我,我还是以您马首是瞻,钱的事儿随便您怎么办好了,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什么也不知!”“嗯!”李青山暗想,算你小子识相!“等到这条路修成了,我可能要一,县里那边班子也要调整一下,我很可能会往上一,到时候你也来镇里谋个一官半职的!”李青山说!“那我就提前感谢镇长了,其实我能有今天和李镇长的栽培是绝对分不开的,希望镇长以后继续多多的照顾!”“好说好说!”“那我现在就去约一下李满堂主任,可是这还要去县里,恐怕一时半会的也回不来,等有了消息,我打电话通知您。 ”李青山也懒得跟刘大柱废话,赶摆了摆手说:“行,那你就赶去吧,不过我听说李满堂这人不太好说话,你办事的时候一定要小心点,别说错了什么惹他不高兴,要把修路的事儿摆在第一位!““知了,我先告辞了。

”从镇政府出来之后,刘大柱冲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骂:“马勒戈壁的李青山,跟老子装什么装,你狗的趁着还有几天活头,好好的装,使劲儿装,等到老子抓住了你的把柄,就送你到刑场上去装到死!”想到这里,刘大柱就给张曼和雷娜分别打了个电话,吩咐她们最近一段时间一定要看了李青山,如果他有什么不轨的举,想办给这厮录个音,自己就胜券在了!张曼还好一点,雷曼长期在李青山家里守活寡,每天最多也就是打打=奶=炮,早就熬不住了,着刘大柱出来,可是刘大柱没时间,所以暂时拖过去了!等他回到了招待所和刘盈盈说明了一下况,就准备坐公车去县里。 刘盈盈刚刚和他见面就要分离,心里当然舍不得,正好这个时候,大厅里面没什么人,就着他说话!说着说着,忽然有一男一女从外面走了来,女的二十出头浓妆艳抹,长发垂,樱桃小口风万种!穿着一洁白的连衣小短,走路的时候,翘臀扭的幅度特别大,就像是在跳舞一样!皮肤很白,部很大,脸上冷冰冰的,好像有什么生气的事。

手臂挎着那个男的!男的长的惨了一点,而且年龄也特别大,已经五十多岁了,而且还秃顶,不过穿的讲究,锃亮的黑皮鞋,外加一价值不菲的西装,手腕上和脖子上都带着又又亮的金项链,手指头上全都是金戒指!很明显这是一对准备上楼偷破鞋的狗男女!“给我们开间房,要大一点的。 ”那个男人很有些装比的说!可是刘盈盈偏偏对他很客气,“您来啦,欢迎欢迎,还是以前那个房间吧,希望您休息好,这是门卡,您请上楼!”男人从鼻孔里哼了一声,然后有些不高兴的带着女人上楼了。

那女人看了刘大柱一眼,眼神有些,微微地叹了口气,的刘大柱有些糊,痹的,冲着老子叹气什么,给老子添晦气呢!等着两人上了楼,刘大柱就看着刘盈盈问:“这人是谁呀,好像有来头的样子,是镇上的!”“嘘!不是的,这是县里的建委主任李满堂,经常到这里来,这个女人也跟着他来过几次,有时候他也带不同的女人来,我们老板是他的朋友,害怕他的,所以我也对他客气地,怎么啦,你认识?!”“!”刘大柱惊讶的差点把头断了,这可真是人生何不相逢,自己的运气未免好的有些逆天,想什么就来什么,正要去找建委主任呢,人家就自的送上门来了,而且还携带者足以致人死亡的绯闻!这要是被自己抓到了把柄,他还敢跟自己耍花样嘛!“我有点东西忘在你屋子里了,你等我一会儿我去拿!”刘大柱眼珠一转计上心头,冲着刘盈盈撒了个谎!“去吧!”刘盈盈柔声的说!她希望刘大柱多留一会儿,虽然也知早晚要走,但多留一会儿是一会儿!其实刘大柱那里是丢了东西,他是跑到楼上来听房了!刚才他已经看清楚李满堂手里拿的门卡是206房间,所以上了楼之后直接就奔着这里来了!刘大柱的耳朵不是一般的耳朵,最近随着他功力的增强,五百米之内有什么风草的全都一览无遗。

当他站在房间门口的时候,里面的声音就很清晰的传了出来,不过并不是他预料中的声语,而是一场有些烈的争吵!“你不要我了是不是,把我送给别的男人,让人家玩我,你开心,自己的女人让别的男人b,你变态呀!”“你他娘的哪来的这么多废话,老子又不是不要你了,不过就是让你陪着县长一觉,又不会少块,将来老子还照样你,你有什么好不高兴的,等老子当了大官,你不也跟着沾光嘛!”“我就是觉得不值,我又不是妓女,谁*就两下呀,我的b就那么贱!求你啦,别让我陪别人觉了,我不愿意!”“不行,这事儿由不得你,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哼,我看你本不我,我,我不跟你说了,我出去烟——”跟着一阵皮鞋踏地的声音传了过来。

刘大柱赶忙转过去,装作经过的样子!“帅哥,等一下,你上有没有火!”忽然刚才那个女人,在刘大柱后喊了一声,把他给住了!“有!”刘大柱转过头来灿烂的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