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2章 熟悉的气味,我要吃了他!

  “好饿,想要吃了他,吃了他们所有人。 让他们成为我肚子里的东西,让他们成为我的养料。 ”  男人看着天空,看着躲藏在阴影里那一只只猩红的眼睛。

  “你们也在看着我,对吗?不要再躲藏了,我已经看见你们了。

你们就在我的周围,你们看着我的身体,想要吃掉我。 你们也想要吃掉我。 可为什么不按照自己的本能去做呢?你们在畏惧什么?出来啊,出来啊!全都给我出来啊!”  声音越来越大,整条街道上都是那个男人的嘶吼,他没有畏惧任何东西,他似乎根本就没有害怕这种情绪。

  红色的街道,血液,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

  堆积着腐肉和苔藓巷子里,藏着红色眼珠的下水管道里,还有墙角任何光线都照不到的阴影里。

  一个个奇形怪状,长相恐怖的东西从中走出。   已经不能简简单单用恐怖或者惊悚来形容他们。 那不是血腥,也不是单纯的杀了很多人,或者屠杀过很多东西,就可以拥有的气场。

  它们不是人,根本不可能是人变成的,它们应该就生活在门后。

  它们是门那边的生命,是活在噩梦当中,蚕食负面能量,以活人负面情绪为食的怪物。   他们没有固定的形状。

和人不同。 身体四肢。 都扭曲成不可思议的角度。

如果非要来形容的话,就像是车祸现场,被碾压在车底,拖拽出几十米远的尸体。

  他们不能被称之为人,或者说。 他们只是因为蚕食了太多活人留下的负面情绪,导致变成了人类的形状。 拥有了和人类一样的思维,以及爱上了人这种可口的食物。   “是不是在等我。

你们是不是早就计划好了。

今晚把我摆上餐桌。 让我成为你们的主菜。

我看到了你们准备好的刀叉。 我看到了你们贪婪的眼神。 我看到了你们吞咽口水的动作,看到了你们的喉结在兴奋的颤抖。 ”  男人疯了一样大喊大叫,也不躲闪,就站在原地等待哪些东西将他包围。   “你们觉得我会害怕吗?”男人轻轻抱住爱人的透露,表情迷醉。   “我喜欢这种感觉,我迷恋死亡,崇拜疯狂,在歇斯底里之间,哭喊,咆哮。

生而为人时不敢说的话可以全部喊出。

在这里,我能做任何喜欢的事情。

再也不用掩饰,再也不用隐藏。

我可以用活人的肢体来做玩具,我可以掀开自己的脑壳,看着自己的灵魂。

然后把曾经的自己当作礼物,送给现在的自己。 ”  “很多人觉得我疯了,其实我疯不疯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我以前是一个医生,可是一个连自己都治愈不了的医生,又有什么用呢?”  手里捧着的头颅慢慢放下,男人眼中被血丝充满,他望着越来越近的怪物,脸上的笑容再也抑制不住,嘴角向两边开裂,血肉被撕开,露出了一个极为恐怖的笑容。

  “现在的我,应该算是一个美食家。

最大的爱好就是吃,品尝所有看见的东西,将所有美味,塞进自己的胃袋里。

”  令人头皮发麻的笑声,从男人嘴里传出。

  他被所有怪物包围,但他却丝毫没有慌乱。

好像被包围的并不是他,而是那些怪物。

  “又到了最喜欢的吃饭时间。 嗯,以我现在的样子,到底是用吃饭比较恰当,还是用进食比较合适?算了,都一样。

他们的结果都是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 ”  男人的语气病态疯狂,但他有资格说这些,因为他的实力也到了一个吓人的地步。

  在他自言自语的这段时间,他身上血红色的医生制服不断向外渗出鲜血。

  一条条粗大的,由无数血丝构成的锁链从他背后伸出,把他变成了一个好像长着无数巨尾的怪物。   血液凝炼,他此时的样子和当初他刻在陈歌鬼屋门上的巨鬼,有三四成相似。   “世间万物,相生相克,唯独人有些奇怪,我一直猜不透和人对立的是什么。

曾经我以为和人对立的是鬼,可直到我变成了鬼以后才发现。 原来和人相对的不是鬼,而是神!”  一条条粗大的锁链横扫整条街区。

  血丝密布,触碰到鬼影之后,不断分裂炸开。 好像一条条拥有自己思维的毒蛇,钻入他们的身体当中,扎根在他们的心脏里,疯狂汲取着他们身体当中的营养。   惨叫哀嚎在街道的各个方向响起。

那些怪物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

  听着耳边的哀嚎,男人放声大笑。

他笑着笑着,嘴角开裂到了耳根。 他笑着笑着。 竟然流出了眼泪!  但是他就好像完全没有发觉一样,疯狂地笑着,仿佛所有的痛苦,所有无法挽回的事情都可以从这笑容中宣泄出去。

  “还不够,还远远不够!我还没有吃饱!好饿,我要将他们全部吃掉,我要将所有想要吃掉我的人全部吃掉!”  歇斯底里的笑声再次从他开裂的嘴里传出。

  血顺着伤口流淌,没人知道他在这里到底遭遇过什么样的事情。 没人知道他为何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还活着,用一种更加让人无法理解,充斥着毁灭的方式活着。

  血液染红了他的牙齿,他背后拖拽着无数的怪物。   一根根锁链穿过的那些怪物的身体。   他拖拽着那些怪物,朝着路的尽头跑去。

  在街道的拐角,有一栋被烧焦的建筑。   那栋楼有十几层高,透过破碎的窗户朝里看去,在那栋楼有一个房间的门并不是血红色的。   半边是血红色,半边是正常的褐色。 要知道,在这血红色的城市里,除了代表着毁灭的黑色,象征之血腥的红色,以及绝望的灰色外,很少能看到其他的颜色了。   “就在那扇门的后面,我闻到了一种熟悉的味道,好香啊!好想吃了他!一点点咬碎他的脑袋,咀嚼他的骨头,品味真正的美食!”  男人拖着无数鬼影,停在了被烧焦的大楼旁边。

  他仰头看去,在这栋建筑的最顶层,站着一个全身被包裹在红衣的人。

  那人居高临下,也在打量着穿着医生制服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