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暮成雪大夏王侯最新章节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暮成雪大夏王侯最新章节

红鸾星域,金曦城,明字间中,一袭银灰大氅的身影专心地修剪着花草,依如往日,平静淡然。 这时,酒楼外,一抹白色衣裙的倩影迈步走来,绝美的容颜,不带丝毫红尘气息,宛如仙子谪凡,让人不忍亵渎。 明字间内,晓月楼主有感,停下手中之事,目光看向外面,开口道,“红鸾,有贵客来了,去迎接。 ”“是”一楼,红鸾听到传音,迈步走向酒楼外。 酒楼前,白衣女子走至,红鸾看到来人,眸中闪过异色,好美丽的女子。

“在下暮成雪,求见晓月楼主。 ”暮成雪开口,平静道。

“楼主已在等候,姑娘请随我来。

”红鸾收回心神,轻声说了一句,旋即转身在前带路。

两人上楼,明字间前,红鸾停下脚步,开口道,“楼主,贵客已带到。 ”“进来吧。

”房间内,晓月楼主的声音传出,道。 红鸾闻言,推开房门,看着身后女子,开口道,“暮姑娘,请。 ”“多谢。 ”暮成雪迈步上前,走入房间。

淡雅的房间,装饰简单而又精致,看得出其主人的品味,非比寻常。

“在下暮成雪,见过楼主。 ”暮成雪客气行礼,平静道。 “暮姑娘,久闻大名。

”晓月楼主面露微笑道。 暮成雪凝眸,旋即回过神,心中明白几分。

她的名字,应该是宁辰曾经提起。 一旁,红鸾默默走出房间,将房门关闭,没有多留。 “不知暮姑娘来此,所为何事?”晓月楼主看着眼前女子,直接问道。

“问一个人的下落。 ”暮成雪开口,平静道。

“知命侯吗?”晓月楼主问道。 “嗯。

”暮成雪点头,道,“楼主有明之卷,可洞悉天下事,能否告知宁辰他的下落。 ”“他离开前,没有对姑娘说起吗?”晓月楼主轻声道。 “错过了。 ”暮成雪如实道。

晓月楼主眸中异色闪过,这两人的缘,还真是充满坎坷,错过了一次又一次,始终无法走到一起。 毫无疑问,那位知命侯心中之人便是这位暮姑娘,可惜,两人身上都发生了太多事情,让这一份感情变得无比艰难。

“他如今不在界内,也不在天外天。

”晓月楼主平静道,“虽然吾看不清他去了哪里,但是,根据推断,他应该是去了其它境界。

”“楼主的意思是?”暮成雪眸子微微眯起,道,“宁辰他去了百族所来之地。 ”“嗯”晓月楼主点头,道,“唯有这个原因,方才能解释为何明之卷也查不到他的行踪。 ”“他果真还是去了那里。 ”暮成雪轻声一叹,在来之前,她便多少猜到几分,宁辰的性子,她还算了解,百族迟早是一个大祸,为了界内的安危,宁辰不会放任不管。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晓月楼主淡淡道,“吾想,知命侯前去百族之地就是为了探查百族真正的实力。 ”“他不该去的。 ”暮成雪面露感慨之色,道,“纵然天塌下来,也不该再由他去顶着。

”“人生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这些事情,终究还是要有人去做,纵然此人不是知命侯,也会是另外一人,此事,从来没有该与不该,只有愿与不愿。

”晓月楼主看着眼前女子,继续道,“如今冥王结界被毁,百族只要为祸,界内定然难以幸免,知命侯最珍惜的人都在那里,所以,他不可能不管,不是吗?”暮成雪沉默下来,没有回答。 “暮姑娘,你的记忆,还是一直在不停的消失吗?”晓月楼主轻叹道。

暮成雪点头,道,“修炼太上忘情,总要付出代价,当初我选择尽快步入先天,便已料想到今日。 ”“后悔吗?”晓月楼主认真问道。 “既然选择,便不后悔。

”暮成雪平静道,“现在有他还有音儿帮我记住过往发生的事情,忘记了,他们便会讲给我听。

”“音儿?呵,那个丫头还好吗?”晓月楼主轻笑道。 “她在天语峰,在那里,她能更清楚地体会天语者的力量,我拜访过楼主后,便会前去。 ”暮成雪轻声道。 “天语者”晓月楼主看着远方,面露缅怀,当初那位天语者,何等惊才绝艳,可惜,太早香消玉殒,没有赶上这辉煌大世。 “暮姑娘。 ”片刻后,晓月楼主回过神,刚要说话,神色突然一变,眸子重新看向远方,面露震惊。 怎会这样!暮成雪看到眼前之人剧变的神色,不解道,“楼主,发生了何事?”“快回天语峰!”晓月楼主收回目光,沉声道,“音儿出事了。 ”不敢想象,若是那位知命侯知晓那丫头出事,会疯狂到何种地步。

话声方才落下,房间中,白色流光一闪即逝,极快的速度,让人甚至难以反应。

消失的身影,再出现,已在数万里之外,星空上,暮成雪身影显化而出,没有任何停留,极速赶向远方天语星。 晓月酒楼明字间,晓月楼主收敛心神,迈步朝外面走去。 “红鸾,吾离开几日,你留下。

”“是”与此同时,原始魔境,破庙之中,宁辰坐在篝火前安静地啃着干粮,突然,心口一紧,一股难以言语窒息感传来,痛的让人难以喘息。 “轰隆”破庙外,方才还晴空万里的天,不知何时阴云密布,雷声阵阵响起,不多时,大雨倾盆而下,雾了人间。 宁辰起身,目光看着远方,眸中惊色闪过,方才那不好的预感,究竟为何,是谁出事了吗?天语峰,寒风轻抚,一场大战之后,满目苍凉。

杏花树下,倒落血泊中的娇俏女子,少女模样,一身鲜血染衣,凄艳夺目。 少女身上,一瓣瓣杏花洒落,洁白如雪,渐渐地,沁上朱红,尽染红艳。 就在杏花将要落尽之时,天语峰前,一抹白衣倩影走出,速度之快,超越认知,仿佛跨越时空,凭空而现。 “音儿!”暮成雪一步上前,看到杏花树下一身血染的少女,眸子狠狠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