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回 遭遇凶魔(二)沧狼行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六回 遭遇凶魔(二)沧狼行最新章节

由于正背对着李沧行,向老魔对他的举动仿佛一无所知,这会也不说话,周身气息流转,似乎想迅速解决掉澄光。

李沧行扭头看了一眼沐兰湘,发现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期待与关切,心一横,李沧行猛地咬破自己舌尖,强烈的疼痛感让他全身一哆嗦,而刚才还混沌的神志却变得异常清醒。

人剑合一,李沧行整个人象一支离弦的利箭一样向着向天行的后心射去,而他全身的气劲都全部集中在剑尖,一瞬间让剑尖变得大亮,发出龙吟之声,这正是武当派连环夺命剑的最后一招人不由命,乃是与敌同归于尽的兵解招数。

李沧行的耳边突然听到小师妹声嘶力竭的惨呼声:“大师兄!”声音却象是换了个方向。

李沧行睁眼一看,小师妹象是贴在了向老魔的后心上,他吓得三魂出窍,想收住剑已经是不可能,情急之下左手一戳,正好点在自己右手的神门穴上,长剑再也拿不稳,“当啷”一声落在了地上。

而他整个人则收不住来势,脑袋一下子撞上沐兰湘高耸的胸部,她闷哼了一声,吐出一口血,和歪了脖子的李沧行倒在了一处。

李沧行的意识又陷入混沌状态,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啥冲出去时对准的是老魔头,一睁眼却发现小师妹挡在面前。 此时向老魔那邪恶的笑声再次钻进了他耳朵里:“嘎嘎嘎嘎,本座十几年没和人动手了,今天想不到竟然差点着了你们这些小辈的道,先是小秃驴用金刚锤暗算老子,再是武当小毛-蛋-子居然跟本座玩自杀剑,他妈的,我倒要看看,面对这小美人,你还下不下得了手。

”李沧行扭头一看,发现自己和师妹都倒在老魔的脚下,而小师妹腰上缠着一根绳索,一端正没入老魔的左袖之中,他这才明白,原来是老魔被师父以粘字诀拖住,无法摆脱,情急之下左手使出了这根捆仙绳,将沐兰湘拉至后心迫自己放手。 李沧行知道自己错过了杀向老魔的最好机会,但一想到师妹总算无恙,心里多少有点安慰。

再看沐兰湘时,只见她秀目紧闭,摇着脑袋,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断下落,也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恼恨李沧行错过了大好机会。 黑石在地上重重地叹了口气:“沧行,你在做什么?你不知道这是你唯一能杀掉这老魔头的机会吗?你以为你收了手没伤到兰湘,她就能得到保全了?”黑石说到这里,体内的寒毒之气一阵发作,剧烈地咳嗽起来。 沐兰湘痛苦地摇了摇头,不愿意睁开眼睛,嘴角边一直流着血,却是向着黑石的方向哭道:“爹,你别再骂大师兄了,他也是,他也是为了我的,本来他都准备和老魔头同归于尽了!”远处的一名大眼细眉,穿着红衣的峨眉女子也跟着说道:“道长,李少侠是真正的侠士,你别责备他了,晚辈虽然不懂武当武功,但也知道刚才李少侠是不要命了,他收手也是为了沐姑娘的。

”黑石不再说话,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摇了摇头。 李沧行这会儿已经完全不能动了,他的脑袋枕在沐兰香的大腿上,连嘴都无力张开,刚才那一下耗尽了他所有的力量,几个时辰内,他就是个活死人,只能睁着眼睛,看着师父和向老魔继续斗内力,而师父的黄色气劲则被老魔的黑气压得越来越弱。

“小毛-蛋-子,看来你对这小妞还真是情深意重啊,看你功夫不错,不如跟着本座混,保管你以后尝到人间极乐。 只要你肯拜我为师,一会本座玩够了这小妞后,可以考虑赏给你。

怎么样?哈哈哈哈哈哈。

”老魔头此刻已经得意忘形,再无顾忌,言语更是淫秽不堪,而手下却是一点也没放松,震得对面的澄光一口接一口地吐血,而周身的黄光却是渐渐地消散。 在场所有人均知此番再无幸免,除了澄光外,全都闭上了眼睛,在地上等死。

少倾,澄光终于支持不住,仰天喷出一蓬血雨,周身的黄光一下子被黑气完全震散,力竭而倒,在地上不停地咳血。

整个场内只剩下向天行一人傲然而立,一双三角眼里散发着淫-邪的光芒,正一动不动地盯着沐兰湘,上下打量。

沐兰湘即使闭着眼睛也能猜到,粉脸变得滚烫,清泪已经在满是灰尘的脸上冲出两条小溪。

向老魔正待踏步走向沐兰湘时,却被地上的澄光一把抱住大腿,澄光此时已经须发皆乱,嘴里狂喷着鲜血,冲着李沧行大叫道:“傻瓜,快跑啊。 ”李沧行流着眼泪,无力地看着自己的师父,却是一动也不能动。 只见向天行冷哼了一声,右掌五指为爪,“叭”地一下击在澄光的后心,李沧行看到师父的胸前多出了一只血淋淋的手,一颗热腾腾的心还在跳动,正抓在那血手之上。 他的脑子里一下子如被雷击变得一片空白,本能地吼了一声:“师父!”泪眼朦胧间,李沧行似乎看到老魔头正张着血盆大口,大嚼特嚼那颗跳着的心:“咻,真不错,高手的心就是不一样。

嘎嘎嘎,多吃上几颗,本座很快就会天下无敌。 咻。 小美人,别急,下个就是你。 ”李沧行看着这一切,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仿佛在他的体内升起,眼前的世界似乎开始变得血红血红,耳边的惊呼声和老魔的狞笑声逐渐变得微弱。

一股极寒和一股极热的气突然在李沧行体内产生,激荡、碰撞,李沧行整个人就象个要爆炸的气球一样,觉得自己在膨胀,他似乎能听到自己的骨骼在噼哩啪啦地作响,全身突然充满了从未有过的力量。 他不再悲伤,不再愤怒,天地间的一切已经不再重要,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在叫:“杀,杀,杀,杀,杀,杀,杀!”在他最后还有意识的那一瞬间,眼睛里血红的世界中,向天行那张满是惊愕的脸是记忆中最后的定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