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户“罢市”给丽江古城啥“教训”?

商户“罢市”给丽江古城啥“教训”?

6月1日上午,云南丽江古城上千家商户集体关门罢市,抗议古城保护管理局设卡收费。

有商户表示,去年古城开始向每位游客收取80元“古城维护费”,游客随之骤减,许多商户的生意一落千丈并亏本。

当地宣传部门回应,已介入调查。

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负责人到现场,给商户做思想工作。

在儿童节集体罢市,丽江古城的商户们不是在“闹着玩”。 商户们不是真的“不想干了”,而是试图以这种无奈的方式,向当地管理者表达诉求,希望后者重视收取“古城维护费”对游客心理与丽江旅游带来的严重影响。 这种影响说明,游客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他们具有用脚投票的能力——面对丽江古城打着保护的旗号对游客“开刀”,游客可以不来不“破坏”。 丽江古城没了人气,着急的恐怕不只是商户,古城的管理者还能稳坐在办公室吗?这不,当地负责人立刻出来给商户做思想工作。 问题是,到底是谁需要“被做思想工作”?看到游客盈门,不想着如何更好地为游客服务,而是琢磨怎么从游客身上更多地“揩油”,这是国内许多景区的坏毛病。

而且,“揩油”的手法出奇地一致与低级——不是大涨景区门票价格,就是将以前不收费的景观“圈起来”收钱。 国家发改委对景区票价出台“限涨令”,许多地方又玩起“满3年解禁必涨价”的把戏。

一些景区的管理者摆出一副“吃定”游客的架势。

殊不知,情况已发生微妙变化。 2015年,我国出境游人次已突破亿。

一方面,这表明随着收入不断提升,许多国人有经济实力实现“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另一方面,选择出境游何尝不是游客不愿再受部分国内景区“高价低质”的气,对各地不断出现“天价宰客”心生恐惧后的“移情别恋”?不久前,河北张家口张北县“草原天路”先收费后叫停,除了源于舆论的猛烈抨击与现实的行政违规,“一收费就没人去了”也是对当地管理者的深刻“教训”。

丽江古城的商业味已经很浓,一些曾被游客视为风情的东西被铜臭味取代。

在此情况下,丽江古城还要收“古城维护费”,这种赤裸令人作呕。

当地管理者可能会说,收费是想“通过经济杠杆控制客流”。

但是,限流不等于收费。 比如,许多公立博物馆每天固定发放多少张免费门票,同样能起到控制客流的效果。 丽江古城将“入门费”定在每人80元,与“发”谐音,意欲何为?给公众留下“以保护的名义发财”的印象,必遭鄙夷唾弃,“杀鸡取卵”的恶果明摆着。 地方管理者有发展经济、提高税收的动能,可以理解。

但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对旅游区而言,努力完善并提升配套服务,确保市场环境健康有序,让游客乘兴而来、满意而归,一些东西自会“水到渠成”。 (责编:王倩、文松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