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 不在场的证据

    欲鬼是我现在能动用的最强鬼物,如果因为区区一张符箓,导致欲鬼魂飞魄散,那对我来说就太不值了。

  我也不怕被徐衍察觉,当机立断,使用鬼术让欲鬼吐出符箓。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这张符箓虽然被污染了大半,但灵性未损。   一离开欲鬼的身体,就直奔我而来,它似乎必须寄存在的人或鬼物的身体里才行。

  好不容易将这东西逼出身体,我怎么可能让其如愿,欲鬼承受不住,我就放出秽鬼,等秽鬼也快要消散后,我抓出尖叫的艳鬼凑了过去。   在艳鬼的消耗下,符箓上面的光亮几乎完全泯灭,艳鬼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鬼体几乎透明,再耗下去,艳鬼就要彻底消散,我没有办法只要让它也吐出符箓。

  眼看着已经是强弩之末的符箓,我抓出了鬼环当中的最后一个鬼物——王师。   在地脉里,他获得的好处是最大的,魂体稳固,已经能够在阳光下短暂停留了。   被我突然叫出来,王师还有些意外,正准备跟我打个招呼交流一下,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忽然从他心底泛出。

  “十二号?你要干什么?!”  情况危机,我也不想解释,直接将符箓引入它的身体当中。

  “王师,撑住!”  身体好像要融化了一般,王师在地上打滚惨叫,我看着他这模样于心不忍,但此时自已身上的鬼物都已经到达极限,婴灵还在肾窍沉睡唤不出来,所以只能让王师去承受了。

  “以后我一定要多抓些鬼物放在鬼环里,以备不时之需。 ”看着地上忍受极致痛苦的王师,我在心里念叨了一句:“老哥,对不住。

”  王师一直在惨叫,叫了有两三分钟,我脸色渐渐变得古怪起来。

  他的身体并没有和欲鬼、秽鬼一样出现崩溃的情况,反而多了一丝丝的好像金线一般的东西。

  “这不是朱果当中的金色能量吗?我刚才境界突破时,身体内就被这种能量充满,可王师的身体内怎么可能也有?”我想不明白,继续观察,慢慢的好像懂了一些。   王师的情况很特殊,它不是普通的灵怪鬼魂,它是被我从死亡列车上带下来还阳的人,只不过因为他的肉体已经死亡,所以才变成现在的样子,严格来说他跟一般的鬼存在区别,更像是一团具有自我意识的记忆。

  符箓钻入王师胸口,好似一盏明灯悬停在他心脏的位置。

  他之前在地脉吸收的阴气被符箓散发出的光亮逼散,那符箓上的古字不断跳动,好似并不准备将他杀死,而是在适应他的身体。

  半个小时过后,王师终于停止惨叫,它趴在地上,魂体变得更加凝实,阴气流转于体表,其中夹杂着金丝,阴阳之间达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这是怎么回事?”王师怔怔的从地上坐起,他现在体内阴阳平衡,虽然实力底下,但是却成为了一个很特殊的存在,既不是人,也不像鬼。

既能吸收阴气,又不畏惧阳光和少部分针对鬼物的道法。

  我对这个结果也觉得吃惊,不过我面上不会表露出任何东西。   不动声色的收了三只鬼物,我挤出一丝欣慰的笑容:“王师,我答应让你真正还阳,就一定会做到,现在我帮你重塑魂魄只是第一步,只要你全心全意助我,以后一切都有实现的可能。

”  “重塑魂魄?”王师有些发懵,他还没从刚才快要被烧化的痛苦中走出来。   “没错,你身体里那枚符箓非常珍贵,是我从一个宗门大派里偷出来的,你切不可将其暴露,否则会有杀身之祸。 ”  “不是,你等一下,我有点乱。

”王师这人非常精明,但事出突然,它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   “别想那么多!先适应一下你的身体。 ”我打开屋子里所有的灯,王师没有觉得难受,光亮并不会对他造成影响。

  自身出现好的变化,这是事实,王师也就不计较刚才的疼痛了:“其实你可以跟我交流一下的,好让我做个心理准备,刚才我还以为你要杀死我。

”  “我怎么可能害你?我把你救了,养了你这么长时间,就是为了杀死你吗?放心吧,以后我依仗你的地方还有很多。

”嘴角上扬,符箓阴差阳错进入了王师的身体,这对我来说是个意外的惊喜。

王师拥有记忆和智慧,要比其他几只鬼物强的多,我完全可以利用王师完成自己的布局。

  不管是将正道修士引入十方炼鬼大阵,还是兵分两路,制造不在场证据,暗杀陈九歌,都有可能实现。   一个个想法出现在脑海,我不自觉得笑出了声。

  “聪明反被聪明误,这一次那些正道修士可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我等王师适应完身体后将他收回鬼环,随身携带,装出一副符箓就在我体内的假象。

  内患已除,我化被动为主动,现在轮到我来试探了。

  关掉所有灯,打开全部窗户,我端坐在月华之下,呼吸吐纳恢复体内阴气。   妙真心法不能使用,一旦暴露会惹出更大的麻烦,我能依仗的就只有鬼术。

  凌晨三点,阴气恢复了五成左右。

  我关上窗户,走到套房门口,侧耳倾听。

  贵宾房隔音效果很好,不过我已经进入听息之境,将真气灌入翳风穴中,十几米内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我。

  左右相邻的房间里客人都已经熟睡,他们的呼吸平缓悠长。

  “应该是修道之人,只是不清楚到底是谁住在里面。

”整个十六层似乎都被宗门之人包下,我不死心继续偷听,一个有些压抑的女声若隐若无的出现在耳畔。   这声音大半夜听起来颇为勾人,忽而嗔怪,忽而吸气,忽而又无意识婉转直上,不用细想都知道对方是怎么发出的。

  “凌晨三点还在做那事?这么有精力的家伙应该不会是修道者吧?”  很快我确定了声音传来的方向,就在我楼下。

  “十五楼,我正下方的这个房间里住的不是宗门之人!”站在窗口向外看去,夜风吹拂着我的脸:“如果我想要在不惊动修道者的情况下离开,或许可以从这里走。 ”  低头看去,江城的夜景映入眼中,万一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去,必死无疑。

  “等到我直播那天,就把王师留在房间里,自己戴上人皮面具从十五楼离开,然后干预陈九歌的直播,就算是杀死了他,我也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据可以洗脱嫌疑。

”  关上窗户,我握紧了拳,富贵险中求,下一次直播将是我击杀陈九歌最好的机会。

  拖得越久,背叛者透露给陈九歌的东西可能就越多,一旦我身份暴露,那我所有的优势都将荡然无存。

  “到时候应该把毛绒熊带在身上,相信他也很想夺回自己的身体。 ”计划制定好后,还需要弄清楚很多东西,才更有可能成功,比如说周围的地形,到了十五楼以后的逃脱路线等等。   “你们想要我偷跑出去,那我就如你所愿,顺便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测。

”收好鬼环,我决定假装偷跑,这么做第一是为了侦查外面环境,确定这几个道士的真正实力,第二是为了麻痹他们,为两天后自己的计划做准备。

  抽了房卡,我孤身站在黑暗当中,悄悄拉开房门。

  走廊很安静,没有一个人发现。 我缓步前行,记住每一个监控探头的位置,而就在我离开十六层,走到十五层的瞬间,我的双耳捕捉到了气息紊乱的声音,有三个房间里的人似乎同时从睡梦中惊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