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1章 他想要推开西郊的门

  “没有影子的人?”只要是人应该都有影子,除非他本身不是人,或者说他是某一个人的影子,偷偷跑了出来。   陈歌又跟老人确定了一下;“你看清楚了吗?”  “恩。

”在老人印象当中那个怪人和陈歌长得一模一样,她望着眼前的陈歌,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他那天就站在房门外,我问他什么,他也不回话,嘴里好像一直在念叨着一个人的名字。

”  “人名?你还能记起那个名字吗?”为了打消老人的疑虑,陈歌拿出手机,打开附带的手电筒照向自己,他的影子出现在身后:“阿婆,我可是有影子的,你看到的那个人仅仅只是外貌和我比较相似而已。

”  “我记不太清楚了,等我想起来再告诉你吧。 ”老人和陈歌交换了电话号码。   “阿婆,除了名字,你还记得关于那人的东西吗?他在门口站了多久?他离开后,你的这栋小楼有没有出现什么变化?”陈歌担心楼内有影子留下的暗手,对方在整个东郊布局,图谋甚大,和他们打交道一定要小心。

  “贾明跑出去后,门外那个人也一起消失了。

他离开后,我这小楼没丢东西,不过我总觉的少了什么,说不清楚,好像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被那个人带走了。 ”老太太叹了口气,佝偻着背,在屋子里缓慢走动:“我找遍小楼,什么都没少,可那种感觉却一直无法消退,挺不舒服的。 ”  “总觉得的少了什么?”  “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走的时候,记得帮我把门关上。

”老太太似乎想起了伤心的事情,不再继续跟陈歌交谈,颤颤巍巍走了出去。

  陈歌正要跟老人一起离开,衣服却被人拽住。   回头看去,五根歪斜的手指抓住了陈歌的衣角,身体扭曲变形的女鬼从茶几下面爬出。

  “我没想走……”陈歌的目光扫过女鬼和小孩,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自己进入这房间后就只看见了女鬼和小孩,却没见到老人的儿子:“一家三口出了车祸,妻子和小孩都在这里,丈夫没理由不出现。

”  他联想到老人刚才说的话,影子走后,她感觉自己少了很重要的东西。   难道她儿子变成的鬼被影子带走了?  陈歌决定试一试,他沉吟片刻后开口:“几年前你们应该也见到了那个外貌和我差不多的恶鬼,能告诉我和他有关的信息吗?”  两个厉鬼趴在远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陈歌,也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我不杀了他,总有一天会被他杀死,如果你们也曾被他伤害过,那他就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陈歌俯下身,主动伸出自己的双手,想要握住女鬼歪斜染血的手指:“我可以帮你们,这句话并不是说说而已。 ”  女鬼在察觉到陈歌有和自己握手的打算后,立刻躲开了。   屋内变得很安静,片刻后,小男孩跑进卧室,从床底下捞出一个破旧的书包。   他取出纸笔放在客厅茶几上,女鬼乱糟糟的头发缠上笔杆,在那张废纸上写下一个个歪歪斜斜的字迹。

  “活着,他没有完全死掉,影子只是一部分。 丈夫为了让我们离开,独自留下,他吃掉了我丈夫,他在不断变强。 ”陈歌将纸上的字念了出来。   “活着是什么意思?那影子的本体还没死?他是人?可人怎么可能吧鬼给吃掉?”陈歌不知道女鬼对死亡的定义是什么,应该和医学上的死亡有区别,不过就算如此,也足够让陈歌惊讶了:“那影子的本体不能算是鬼,或者说和一般的鬼不同,这个敌人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  在和怪谈协会交手的时候,协会成员虽然一个个都很神秘,但至少陈歌可以肯定他们都是活人。   怪谈协会是以活人主动,鬼怪只是使用的工具。

  可这东郊的幕后黑手给陈歌的感觉完全不同,他直到现在都不清楚对方是人还是鬼,看了目击鬼的字迹后,陈歌更加疑惑了。

  “只有这些信息吗?”  陈歌放下手中的废纸,女鬼的头发缠着笔又继续开始书写:“他在吞吃我丈夫时说过,每一次死亡,心里的怨恨就会浓烈一分,每一次吞吃,就会距离那个人更近,总有一天,他会回到西郊,亲手推开那扇门。

”  纸上的字没什么逻辑,但陈歌却看得心惊肉跳,这段话透露出了很多信息,尤其是最后一句,影子竟然说要亲手推开西郊的门。

  陈歌很怀疑影子想要推开的门,就是恐怖屋卫生间里的那扇门。   现在鬼屋蒸蒸日上,可一旦卫生间里那扇门被推开,情况就立马不同了,可以说他获得黑色手机后做的所有努力都将付之一炬。   “这家伙到底是谁?”  恐怖屋里的那扇门是陈歌的禁忌,谁敢打那扇门的主意,他就和谁不死不休,涉及到立足的根本,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女鬼并不知道陈歌在想什么,她自顾自的在废纸边角上写到:“九江东郊有十个闹鬼很凶的地方,那人吃掉了其中五处的鬼怪,直到在白龙洞隧道里才第一次受伤。

影子只有在晚上才会出现,他很讨厌光亮和孩子的哭声。 ”  女鬼写完这些后,深深的看了陈歌一眼,然后带着小男孩消失在了房间里。

  “东郊的人普遍迷信,这十大怪谈我也听说过,没想到现在只剩下五个了。

不过话说回来,影子第一次吃瘪是在白龙洞,昨晚贾明正好是昏迷在白龙洞隧道入口,他会不会是故意昏倒在那里,想要诱骗我进入白龙洞隧道探查,然后借刀杀人?”影子在陈歌心中是一个极度阴险的人,他必须从最坏的角度去考虑。   “讨厌光亮和孩子的哭声,这两个弱点倒是可以利用。

”陈歌将桌上的废纸塞进口袋,准备离开时才想起来,忘了问对方愿不愿意跟自己走,换个更大更舒服的环境。   思索片刻,陈歌从小男孩的书包里又翻找出一张纸,拿着刚才女鬼用过的笔在上面留言:“如果你们遇到困难可以来西郊新世纪乐园恐怖屋找我,好好考虑一下吧,孩子年龄也不小了,我的鬼屋里有很多专业的老师和同龄的小伙伴,有时候也应该多为他的未来考虑。 ”  将纸片放在最显眼的地方,陈歌转身走出房间。

  他走路声音很小,这是在多次试炼任务当中锻炼出来的。

  打开房门,走到一楼的时候,老太太家的房门突然打开了。   “阿婆?有事吗?”  老人家看着陈歌,欲言又止,最后摇了摇头,又回去了。

  陈歌站在门外,他大概能猜的出来,老人可能已经意识到亲人并未离开,只不过双方都没有说破。

  “他们也不愿,你一个人活在这冷清的世界。

”转身走出楼道,陈歌打车回到乐园,新的一天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