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喜夏日五月天,作品

且喜夏日五月天,作品

约定的时间未到,莲就在楼下喊她。

她正忙着回复信息,走到窗前招手要莲上楼。 爽快的莲噔噔跑上楼来,她打开门,莲就抱了过来:“让我闻闻,香不香?”她笑着打掉莲的手,说:“你自己先坐会,没人陪你,自己吃水果吧,我快收拾一下。 ”莲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下,翻看着她放在沙发上的《小楷技法》,悠然而待。

她简单洗了脸,就听莲问:“你脸色不是很好,怎么了?”她不知该怎样对好友说,有些事不感同身受,别人是无法体会到的。

想到了她如猎犬,逡巡在他的文字里,灵秀的鼻翼轻嗅,他昔日爱的踪迹。

她不愿做别人的影子,亦不愿成为他的试验品。

恍惚间,只好敷衍到:“没事!我就是做了一回芸娘,选了个好女子给别人!”莲知道她尤喜《浮生六记》中灵性可爱的芸娘,却仍一头雾水,不知她所云。 可她不会再追问。 好的友情就是如此,想说的必然说,不想说的不要深究,这是对彼此的尊重。 没有心情修饰自己,她简单化了淡淡的妆,掩住脸色的黯然。

穿了一件淡紫色旗袍,傍晚温度低,又拿了驼色薄大衣。 看着首饰盒里的饰品,她不喜金银,却有很多;最喜玉镯,却只有一只,还是戴不得的。

她把玉镯戴在手腕上,端详着,最终还是摘了下来,即使那种玲珑之美让人爱到骨里!她把从老家捎回的应季蔬菜用心包扎好,当做上门做客的礼物。 吃够了山珍海味的人们,返璞归真,喜欢吃农村人种的原汁原味的蔬菜,鲜嫩的香椿小葱生菜正好。 一切收拾妥当,两人开车去朋友家。 朋友家已欢声笑语。 她带去的东西马上被送进了厨房,大家嚷着要吃。

女主人备了香茶,大家边喝边聊。 天色已晚,大家帮着女主人准备好饭菜时,男主人回来了,身后还有一个人。 她看到他,怔住了,他也微一怔,但立即笑到:“李说今晚家里热闹,我就来蹭热闹了。 你好,梅子!你好,清莲!……”一个小城,彼此熟悉,只是她在小镇和市里来回小住,和他好久没见了。

这段时间,她刻意地疏离,从他时而落寞的神情,她能读出他眼底的思念。 她心底划过一丝心痛,庆幸没戴那只玉镯。

那只为她所珍爱的玉镯是他送的。 他知道她尤喜玉镯。 一次她去小城开会,他去看她,给她带去了一只,她无论如何不要,可他说只是一件小礼物,并不贵重,不喜欢就扔了。

他眸中的忧伤,对那只玉镯的喜爱,促使她只好收下,可从未戴过,作为一份礼物珍藏。 他曾说她如玉,冰清珍贵。 只是今天,她还是他心中的玉吗?既然给不了他任何承诺,她只能在远处淡淡地牵念,彼此安好。 女主人为她倒上红酒,她抿了一口,瞥到了他的担忧。

她的神情瞒不过他的眼睛,毕竟为政多年,眼神是犀利的。

于是,她翘起嘴角流泻一抹笑容,不让他担心,心中却莫名地想哭。

感情上她是个傻瓜。

他曾无数次告诉他不要轻信男人的话,男人的心易变,包括他自己。 而她总是心软,相信了一个男人的话,付出了整个灵魂,流了太多的泪,也伤了太多的心。 也许,放下,回到朋友的距离,找回迷失的自己,是最好的结局,亦如现在的她和他。 把酒言谈,夜已深,众人欢去。 他绅士地为她披上大衣,问她书法练得怎样,叮嘱她要好好的,想送她的字已裱好,只是不知她要来没带,等托人捎给她。

她今晚略有放纵,喝了不少红酒,甚至想喝醉就好了,可最终自律制止了她。

她轻笑着让他放心,她又不是孩子。 夜风温柔,莲专心开车,她喃喃自语:该放下了,春天美色留不住,且喜夏日五月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