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手持利刃方能授人明光

唯有手持利刃方能授人明光

  深山里的一位老禅师夜起小解,借着昏黄的月光见一小偷正盗窃寺院里的财物。 老禅师不声不响地燃起一盏灯笼,走到小偷的跟前,又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对小偷说道:“施主,夜晚天气寒凉,你且披上这件衣服,小心着凉。 深山里林木茂密,山路崎岖,这盏灯笼你也留着,它可以照见你回家的路。

”  小偷抬起头,见面前站着一个老态龙钟的禅师,口里便骂了一句道:“哪里冒出一个如此迂腐的老秃驴?”老禅师又正欲说话,小偷却伸手夺过老禅师手里的衣服和灯笼,又挥拳照着老禅师的面门来了一拳。

老禅师“嗯呀”一声,匍匐在地。

小偷披上衣服,提着灯笼,优哉游哉地走出了庙门。   老禅师忍着剧痛爬回禅房,他的心里还在惦记着刚刚离去的那个小偷。 老禅师自由熟读经书,他的内心有无限的明光,他想让那个小偷知道他该走的路。

老禅师爬上禅床,赤着身子坐在禅床上打坐,直到第二天太阳升起。

谁曾想老禅师第二天就病倒了,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禅房半步,过了不多久,老禅师圆寂了。   话说那个小偷上次得手后,胆子也就更大了。

过了不多久,他又趁着夜色偷偷上了山。

禅房里亮起灯光,小偷暗笑道:“又是那个不知死活的老秃驴!”正当小偷埋头翻箱倒柜的时候,只听一个声音说道:“施主,夜晚天气寒凉,你且披上这件衣服,小心着凉。 深山里林木茂密,山路崎岖,这盏灯笼你也留着,它可以照见你回家的路。

”  小偷抬起头,大吃了一惊,只见面前站着一个黑乎乎铁塔般的头陀。 小偷“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哭诉道:“求大师留给我一条光明的道路吧。

”头陀把衣服披在小偷的身上,又将灯笼递给小偷。

小偷感动得涕泪横流,千恩万谢地辞了头陀,连夜地下了山。

  原来这头陀是寺院里新来的主持。 头陀走回禅房,他的心里也还在惦记着刚刚离去的那个小偷,别看这头陀年纪不大,但自由熟读经书,他的内心也有无限的明光,他也想让那个小偷知道他该走的路。

头陀赤着身子,坐在禅床上打坐。

  第二天天刚刚亮,寺院外传来阵阵铙钹之声。 头陀披上衣服走出寺院,只见昨晚的那个小偷领着一大群人抬着贡品,吹吹打打地走上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