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 跟我一起走吧

    人只有在最绝望最无助的时候才有可能推开“门”,当大火烧来的时候,男孩被卡在变形的车窗里,他看到的是受伤的母亲,和那一个个飞速逃离的背影。

  火焰烧灼着身体,当他的血肉和车门一起被烧毁时,他终于打开了那扇卡着自己身体的车门。

  下半身被留在了车内,上半身和门烧在了一起。   那种痛苦陈歌无法想象,所以此时不管这孩子表现的有那么残暴阴毒,陈歌都不会站出来去指责他。

  没有谁生来就是怪物,就算外貌和常人不同,心都是肉长的。

  步足穿插在那些被蛛丝悬挂的“尸体”当中,男孩身体上的那条裂缝重新愈合:“影子想要在荔湾镇推开一扇门,让门后的某个东西出来。 在遇到我之前,那个疯子在荔湾镇做了很多考验人性的试验,将无辜者逼到绝境,然后利用他们开门,可那些人直到死都无法将门打开。

他的计划一直在失败,所以将主意打到了我身上,想要抓住我,把我固定在荔湾镇的某个地方,帮助他完成计划。 ”  “我自然不会同意,所以就想要杀了他。

”男孩声音变得阴森,他也是个狠人,谁敢打他的主意,他就杀谁,绝不废话。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你失败了。 ”陈歌给男孩浇了盆冷水,他在提醒男孩,今时不同往日,影子是他们共同的敌人。   “没错,他很难被杀死。

”男孩说完后,很有深意的看了陈歌一眼:“他越来越强,不过只要我还在这条隧道里,就有自保的能力。

”  血液从男孩小腹渗出:“我可以把所有进入隧道的人,拖入门内,在那里我可以做到很多在外面做不到的事情。 ”  推门人在门内能力翻倍,拥有很大的优势,男孩这个能强制将人拖入门内的能力,利用的好会非常厉害。

  “我刚才就是被你拉进了门内?”  “是的,那个地方是我编织出的噩梦,永远停留在那一天。

不过这能力也有一个弊端,就是只能在白龙洞隧道当中使用,一旦离开隧道,门就无法打开了。 ”男孩小腹上的裂口,好像一张巨嘴,看着非常吓人:“有时候我也在思考,是我推开了门,还是门变成了我。 ”  男孩的情况很特殊,陈歌也是第一次见到。

  “你和影子交过手,他有没有什么弱点?”  “如果我能发现他的弱点,早就把他吃了,还会等到现在?”男孩身下的步足向四周挥动,他看起来十分生气:“那个疯子一次比一次强,我想尽各种办法都杀不死他,后来我准备把他困死在门后世界,结果却发现他竟然慢慢找到了门后隧道的规律,差点自己逃脱出来……”  男孩说到这里突然停下,他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透露出了门后隧道有规律可循这件事。

  “然后呢?”陈歌装做没有听见,随口问道。   “他失败了,不过下一次我可能就困不住他了。

”男孩身体向一侧倾斜,露出蜘蛛躯体上一道巨大的伤口:“前段时间我刚和他交过手,他表现的很急迫,就像一条饿疯的野狗。 ”  “你们交手之后,他去了哪里?”陈歌好奇的是这一点,他很想知道影子离开隧道后是不是又附着在了贾明身上。   “不清楚。 ”男孩开始回避这个话题,在陈歌的不断追问下,他只告诉了陈歌三件事。   影子每次进来找他时,体型都不相同,他怀疑影子可以随意改变自己的外貌和体型。   影子的身体里包藏有一个小孩的影子,无论外形如何变化,内部那个小孩的影子都不会发生改变。

  最后一点男孩自己也不能确定,他觉得影子身上有种和陈歌很像的气息,这也是他刚才对陈歌起了杀心的原因。

  牢记住这三点,陈歌确定没办法再从男孩身上套出有用的信息后,转身看向隧道女鬼。

  “你想干什么?”他还没开口,男孩就从“尸林”中爬出,横在陈歌和自己母亲之间。   “你离开隧道后,身体里的那扇门无法打开,实力会下降很多,所以我想请她和我一起去对付影子,毕竟多一个人多一份力。

”  陈歌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看的小男孩有些窒息:“放你离开,告诉你那么多信息,这已经是我压上的筹码了,你还想带走我母亲?”  “不解决掉影子,等他下一次再出现在隧道里的时候,你和你母亲可能都会死。

”陈歌神色凝重,男孩脑海里全都是仇恨和怨毒,所以平时陈歌对其他鬼怪的劝说放在小男孩身上起不到太大的作用,所以他换了一种方法,用彻底消失、魂飞魄散来“说服”对方。   “我不会强迫你去做选择,但我希望你能真正为你母亲、为你自己考虑一下。

”语气沉痛,陈歌仿佛想起了十分难过的事情:“我想你也不愿意再次体会到那种绝望的感觉了吧?”  “不可能,离开了隧道,她会死,它们全都会死。 ”步足扫过头顶的尸体,那些痛苦挣扎的灵魂发出哀嚎,执念被蛛丝禁锢,这个男孩疯起来的样子极为恐怖。   “比起等死,我觉得还是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比较好。

”陈歌从男孩身边走过,看着隧道女鬼:“你的孩子想要保护你,你也想要保护你的孩子,你们再也无法承受失去的痛苦,这一点我明白,所以不管你们做什么选择,我都理解。

”  悬挂在隧道顶部的“尸体”左右摇摆,哀嚎声不断传出,僵持了几分钟后,隧道女鬼朝陈歌笑了一下,走到自己孩子身边。

  她就像一个很普通的母亲那样,抱了抱男孩的头,原本眼中充斥着恶毒和仇恨的男孩在这时候显得十分温顺,几根巨大的步足全部收拢了起来,蜘蛛躯体上一条条恐怖的纹路也停止向外渗出鲜血。   隧道女鬼在男孩耳边说了些什么,随后松开双手,朝隧道外面走去。   陈歌没有多嘴去问,他说过不管对方做什么选择,他都理解。

  快步追上隧道女鬼,陈歌脸上的表情终于缓和了下来。   “带走了最强鬼怪的母亲,这个三星试炼任务应该算成功了,不过任务完成度估计会很低。 以后有机会再回来好了,先解决了影子,再让他们母子团聚。 ”。